• 2009-12-25圣诞节。 - [小城故事]

    想不到圣诞节会是在厦门过的。原来还想着今晚和那几个女人聚餐,喝点小酒。如果可以放烟花,就孩子气地兴奋下;如果想要醉,多喝几杯。

    住在二十二楼,早上,在晨光中醒来。异常明净的光亮,又缩进被子里,想着如何修饰肤色。后来,也只是轻描了下眉。我最近很疲,还经常抑制不住哭。我心中的希望与绝望一直在抗争,不输不赢。

    忙完,顺利地找到上次的美发屋,找到上次的发型师,为糟糕的发型返工。他很好看,还很耐得住看。一切适中,从身高到肤色到穿着到气质到言语到笑,安静地存在着,又不容忽视。让人觉得舒服的样子。寒喧了几句便专心看杂志,跟他说只要比上次好看就好,连镜子也懒得瞄。他说我性子真好,我笑,没有告诉他,从来没人觉得我性子好。两个小时后,完工,虽然比上次好,仍不是我心里想要的样子。送了双免绑鞋带给他,作圣诞礼物。俗一把,山长水远地相遇两次是缘份。

    买了奶粉。买了四本书。给自己的圣诞礼物。

  • 2009-12-15盛迎圣诞~ - [小城故事]

    虽然阴雨濛濛,但这一排红衫白须的圣诞老头齐吹号角的装扮喜庆无比,吸引了所有路人的眼光。

    遗憾的是我不懂拍摄~~呵呵。

  • 2009-12-14周记。 - [小城故事]

    (中山公园某处)

    (某条街段,忘了)

    12月7日

    武汉的冬天是不是经常这样湿漉漉的,让人心烦意乱。吃不好也睡不好。

    漫无目的地逛了一天,从中山公园到闹市,除了棉袄是必买品,其他的都是可有可无,只要没看到一定不会记起想要的东西。现在都在我手里。

    想着那一大堆行李,真是自我束缚。

    12月8日

    街道两旁都是上了年纪的枫树,萧风中,落叶满城飞,姿态万千,隆重而壮观。

    植物的损落大概是没有痛感的,有人看了不免伤感,我很喜欢。一大片凌乱的琥珀色,在浅亮天色映照下,极具美感。葱葱郁郁的绿固然生机勃勃,干净交错的树枝却若盛景未央。

    耳朵里塞着音乐,我在想些什么呢?似乎什么也没想。

     如果有,全是幻想。

    12月10日

    关于武汉的几个新印象。

    第一,公交车上很少出现让位现象,老人再巍巍颤颤,年轻一辈仍稳坐泰山,有些低着头摆弄手机,有些半眯着眼,有些扭头看窗外,说白了,就当没看见。这就是武汉的城市文化?

    第二,湖北的女人真强悍。某据说全国连锁美容院,说是新开张活动推广,顾客可享受各种优惠体验,然一躺下,从高级美容导师,到院长,到所谓的品牌经理,轮翻狂轰乱诈,我原来因为疲劳想要舒缓下,结果变成噪音折磨。最后忍无可忍,洗到一半付了应付的,好走了之。公交车上年轻女子声色俱全地八卦女生同居不合琐事,漫无止境般。等等,实在让我对湖北女子生出远而敬之的惧意来。也许有些片面,但心里当时就这么觉得。回程坐的是拉萨到广州的列车,与邻铺男孩闲聊,他说在深圳念大学时也有湖北的女同学,他们男生私底下说找女朋友千万不能找湖北的,真吃不消,呵呵。

    第三,武汉的自助餐是论两称的。既然论称干嘛还要叫作自助餐呢。九头鸟的称呼绝非空穴来风。

    12月11日

    终于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奔往长沙。一上车安坐嗑睡便至,真好。

    下午两点,碎雨中到明叔家,温暖如归。银砣在许久未见后开门那一刹亲昵唤我姐姐,实在算是厚待了。不过他的左腿在幼儿园受了伤,很严重,在床上躺了近两个月,最近才能下地走。所以去玩都得抱着,小家伙真沉。

    晚上,银砣闹着要跟我睡。还是家里的床舒服!挨着枕头倦意己深。

    12月12日

    11点11分的火车。

    八点半醒来,银砣非拉着我赖在床上不肯起。每隔阵子再见,银砣总特别粘我,比平时更娇纵些。吃饭睡觉都要挨着我,出门跟着我,刷牙洗脸也要一起排着才开心。起床再哄银砣起床己经十点。

    叔叔在我洗脸的时候下了面并煎了荷包蛋,说:汤要喝完,尽是排骨炖的汤。

    我恩了声大口大口的吃,平时从不爱喝下面的汤我全喝了。明叔一直待我这样好,想到昨天么叔的短信,对比一下,眼眶湿润。为了待我好的人,我爱的人,我要努力。

    十点半出门,叔要开车送我,我拒绝了。大步迈出门前行。

    再见,亲爱的银砣,祝愿宝贝早早健步如飞!

  • 2009-11-01疯狂透支 - [时光漫步]

    早上七点下的车,在汽车站途中犹豫,到底是该回去休息,还是趋机搜刮几件漂亮衣服。最后毫不顾忌满载的行李,走向地铁站。上下九,让购物人的内心饱满而快乐,走进去,沿途便不由控制。有人说,广州的怀旧在西关,西关的记忆在上下九。

    即使不买,逛上下九也是非常热切的一件事,但是,既然逛了上下九,又怎么可能空手而归?

    回到莞城己是下午两点,虽然不喜欢,看到熟悉的地方还是有种亲切感。背包陆续增重,肩膀酸得要卸掉了,尤其是右肩,比左肩承受更重的压力。不过,因为淘到喜欢的衣服辛苦也值。

    一直尽我所能地满足自己,奢侈,毫无节制。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贪恋享乐。偶尔也会有矛盾感,末了觉得,人生苦短,各有各的命数,对自己最大限度的满足,永远也不会觉得亏待。

    PS:手链丢了,它和偶没缘分。

     

  • 现在所处的位置,厦门市莲坂国贸大厦后某大厦二十一楼,住在这儿,实惠到令人惊讶,我很喜欢,原本就很喜欢厦门的。现在这喜欢蔓延到厦门所去到的各个角落。大大的阳台,落地窗,海风没有方向地吹,一眼望去,万家灯火,璀灿烂漫。

    傍晚到外图书城搜书,那儿藏书量非常庞大,不过特雷庇仍然缺货,失落之极。买了三本难得一见的小说杂刊,似乎颇具含金量,刚好可以打发在火车上醒着的时间。

    书城地下室是游乐城,我是看到教学桌球技艺的招牌才进去的。哇哇~~~好漂亮的桌球室,银白色的桌球台尊贵时尚。去过的桌球室,台面大都是绿色,偶尔也有蓝色,台球是优雅的运动,绿色安静,蓝色添了少许活力,银白色就好似把它变成一项活力十足的运动。色彩能调剂人的情绪,一点也不夸张。静坐在休闲椅上观看陌生人打球,很愉快。想起自己小时候,约莫八九岁,和弟弟一起练球,完全不懂规距和技巧地自练,弟弟当时才四岁多,球台高到他的鼻子,不给他玩他就哭闹,因为太矮小,没办法用手支撑球杆,就用左手的中指食指固定球杆,右手练掌似的推。母球靠着库边还好,要是在中心部位,一杆下去,周围的球全移位,晕~

    折到好又多买了满满一袋吃的,明天下午两点之前可以不出门。

     

     

     

  • 2009-10-27泉州小记. - [小城故事]

    上午去了趟晋江,打车賊贵。从泉州到晋江不过二十分钟的车程,起价最少四十,晋江也离谱,镇内起步价二十,贵过上海。陈埭沟西的某条公路正在重修,灰尘弥漫,在阳光下特别扎眼,十字路口始终排着长长的等待过红灯的车辆,无法疏通般。心里真够揪啊~~~就是这么扎眼的地方,它孕育了无数的鞋界品牌神话。市中心相对好许多,但小镇无异。想着上次从梅山转到南安九都,真是迂回荒凉,像是冒了次险,现在想想都发寒。听一个女孩说,这边一入夜很乱,有些地段晚上车子也不敢过,一办完事马不停蹄地回到泉州。

    一路闲逛,三五步一茶庄,以铁观音、大红袍居多。我虽不爱喝茶,但对茶是天生的喜欢。调酒是情趣,泡茶却极其雅致。一泡一茗间,远了尘嚣静了心。我也不懂茶,这莫名的衷心的喜欢显得有点盲目,呵呵。我想象过,成家以后,整处小茶间,茶具最好是红木桩似的,架一桌象棋,附庸风雅亦乐在其中。我家祖坟附近的山上有些茶叶树,是什么茶不得而知,小时候每年开春,奶奶都赶早去采青自制茶叶,平时也不爱喝,但每年的初一一定会喝上几口,香淳甜润。奶奶真的能干及了。

    下午去厦门~~~高兴。

  • 第二次到泉州。这个地方,我来一百次也会觉得疏离。

    一下车人便病了似的,乏力虚脱。到处都是司机问你要不要搭车,摩托、的士或私家车,因为是外地人,漫天开价,这些人皮肤黑得有点蛮横,火车站地段偏颇,我便心生出怯意来。这个时候,觉得一个女孩子这样独行好可怜。我不说话,表情大胆冷漠,只摆手,然后上国道拦辆的士直奔酒店。

    订的酒店在历史博物馆后的庭院里,老树参天,庭院深深的感觉。酒店只剩一楼有房,急切的想要休息,无力挑剔。郁闷的是手机信号奇差,偶尔能接到电话,那一定是拔打的人运气好。有闲置房时又懒得更换,呵呵。

    地段不错。出门是东湖公园,右拐便是公交车站及电影院。再往前走是条商业街,诺大的“必胜客”远远可瞧见。影片告示栏上接连两天都显示着《阿童木》、《建国大业》,悉悉数数地有一两个人买票。门口有卖茶果冷饮的,就一家,感觉反倒优质。我没有去看,不想一个人看电影。印象中,还是高二时和鱼看过一印度片子,那是最近的,放的什么内容全然没记忆,只记得心若小鹿乱撞。

    泉州是有名的侨乡,许多富豪台商祖籍都在这儿,这是泉州人的骄傲,也是有经商头脑的象征。晋江的鞋业石狮的衣服安溪的铁观音,无不赫赫有名。 这儿整个上午行人稀落,到傍晚就突然沸腾了似的,人潮若泄,车辆密密麻麻。

    特意找了家市井小店,尝尝地方风味。肉棕、牛肉羹、芥菜饭,老板听我口音是外地人又请我吃了现做的芋包,就是面粉裹香芋再油炸,据说过年过节或特定的日子才炸来吃。坦白说吖,味道真不乍滴,尤其是肉粽,我没咬第二口。饮食习惯差得太远,回到酒店又泡了桶辣旋风。

    某友说我似乎没留下什么记忆,意思是没有观光胜景,也没留下照片。我说,真正的记忆,在心里。

    我是个偏执的人,只对自己喜欢的事物偏爱与执着。例如听歌,我讨厌的歌星唱的歌是永远不会去听的,像杨丞林。提到这个名字自己也觉得低俗没品。只是为了工作而路过的城市,我把激情留给工作。至于感受到什么,纯属偶然。

     

  • 南昌火车站。

    挑选了个空旷的位置坐了下来,一边看报一边啃KFC买来的奥尔良鸡翅喝酸奶。我几乎是不吃肯德基麦当劳类食物的,胃和嘴都非常不喜欢,除非在没得选的情况下,像现在。长年的东奔西跑,己经学会在任何情况下,保持平静的心并适当补充营养和体力。为了不变得更瘦,吃东西似乎都带着股狠劲,虽然看上去慢条斯理的,心里是着实发了狠的----吃不下也要多吃几口。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在我身边坐了下来,引起我注意的是她手腕上民俗味的素色布包,印着素描似的花草,像手绘上去的,漂亮又雅致。这样的包挂在时尚女孩的手腕上照样相宜,并彰显着不俗的品味。片刻,老太拿出火车票,隔远点再隔远点,咪着眼睛看,我忍不住提醒她:“阿姨,您跟我是同一车次,不急。”老太谢了我便嘀咕起来:“老神经!真是老糊涂了!!”我不明白也无意闲扯,礼貌地笑笑继续看报。老太似乎急于倾诉,不理会那么多,继续对着我唠:“老神经,这不还早着吗?瞧,还晚点呢,都说不用那么急,他急着投胎似的赶,就因为我上个洗手间慢了点,在大庭广众之下甩手就是一拳......"说完这些又忠告了我句:"丫头啊,你找老公一定要放亮眼睛,千万别找比你大得多的,最好是同年或者比你小的!"

    老太说的老神经应该是她老伴,那老头应该脾气异常暴燥,并且当着众人面打了她.也许是体恤老人家满腹的委屈,也许是对她的忠告感兴趣,没有像她那样年纪会建议年轻男女婚恋女大男小最好的。我与她攀谈起来.老太很健谈,南昌市人,普通话很标准,口头陈述有一定水准,应该受过相当的教育。虽然己上了年纪,但从五官可以看出,年轻时是个大美人,鼻子非常秀丽,皮肤白皙,长着淡淡的碎斑,那末年轻时皮肤也应该是干净的干性或中性。

    我问:“为什么?”

    老太恨恨地说:”年轻的女孩子以为找个比自己大五六岁七八岁的好,成熟会照顾自己,还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呸,不是那样的,男人比女人衰老得快,尤其是上了年纪后,非常明显,脑子不好使了,神志不清醒了,身体也坏了,那时候女人的坏日子就来了,要侍候他还要受气!“

    乍一听,真新鲜。因为从没听人说起过,奶奶服侍了爷爷十年,直到爷爷离去,奶奶哭得肝肠欲断,也没听她抱怨过。仔细回味下,又很在理。人生是注定的,有得必有失。

    老太说,两人相亲的时候,老头瞒了年龄的。早些年对她是言听计众,让他脱衣服他不敢脱袜子(原话,呵呵),现在,把他服侍得妥妥贴贴,他也总是这不满意那不对头。离他近是跟踪他,离他远说她跟不上。接一下他的电话是监视他.......一直听她愤愤地说,我插不上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一阵悲凉。好在很快就上车了。

  • 2009-10-2410月24日 - [小城故事]

    清晨,老胡搭乘早搭机回了广州,而我,下午独自前往福建。

    约莫八点醒了次,忘了厚厚的窗帘紧关着,以为天未亮倒头又昏睡。到十点醒来。总这样,心里揣着事,即使不调闹钟,也会在心里预计的时间醒过来。下午两点退房,在这之前我需要做许多琐碎的事。

    楼后面是条买卖瓷器用品的街道,有一对男女对骂了一早晨了,最少也有两小时,一直那么骂,声音从哄亮到夹着沙哑,一句也听不懂。要知道,骂架时的话都是最本土最野蛮的,外地人能听懂那就不叫外地人。我也奇怪了,真能挺的,换做在我们那儿,骂这么久是不可能,估计在高峰期就干上了。连骂架也可以声嘶力竭中不愠不火,他们是文明的。南昌给我的直观感:城小人多,交通拥挤,民风相对纯朴。

    上次过来时,在北路某超市旁的夫妻食店吃了尖椒炒牛筋,美味至极。临行前又绕到那儿饱吃了顿才满足的离开。

     

  • 诸事不顺啊。买错车票,本来从武汉到南昌只需要三个小时,但今天坐了六个小时。晕~~我怎么老这么粗心呢,买票之前明明都查好的。更气人的是,虽然是卧铺,但是睡了两个小时醒来后一直很闷。临下车的时候一抬头才发现,墙上挂着十七寸的液晶电视,并且是电影剧场。恶死我啦~~~被一古灵精怪的小男孩练武功时把手背撑掉块皮,我问:你练的是九阴白骨爪吗?他抬头惊讶地回问:吖,你怎么知道?5555.......

    到南昌己五点,预订的酒店因超过预留时间被取消。站在车水马龙的广场站台,突然觉得,好累......

    八一广场附近的酒店几乎都己客满,什么日子?转到二七北路,又住到第一站。

    因为真的不错,顺带帮它做下广告,超低价格,星级享受,建议到南昌玩又需要住宿的朋友可以考虑。

    天气很好,阳光也恰到好处。

  • 2009-10-21MY GOD - [小城故事]

    美美的睡了个饱觉,神清气爽。

    酒店楼下是美食一条街,粥铺、瓦罐汤、烧烤档、泥鳅庄、狗肉羊肉档、拉面馆......可谓应有尽有。瓦罐汤是江西的,出来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江西风味的食馆,除了汤,还配了一些蒸菜,小食。老胡是江西人,对此每路过总是颇有微词:靠,什么时候江西的汤出名了?还江西一绝。每次听到我总忍不住乐呵呵的笑,这一条街,估计两公里左右,瓦罐汤店足有近十家。真够牛。不过,汤的味道不压于广东老火汤,蒸菜相比浏阳蒸菜就差远了。老胡总是这样,在长沙黄兴路,看到四喜混饨的招牌到处是,一路就唠:晕,混饨怎么又变成湖南的名小吃了,不是福建的吗?我更晕了,谁就规定江西不可以开汤铺,湖南人不可以开混沌铺了?味道正点才是王道。

    午饭吃得够呛,点了个锅烧嫩牛肉,一端上来傻了眼,原来,锅是锅巴的意思,锅烧嫩牛肉就是把嫩牛肉裹在锅巴里油炸再加红椒等配料爆炒。晕啊,我发誓,这是我有始以来吃过最难吃的牛肉,跟吃饼干没有太大区别,关键是我连饼干都不爱吃。我还以为是干锅的意思,只是换个地方换个说法。

    下午到武广、SOGO逛了圈,原想去趟花楼街的,可是逛完后己累得走不动了。打道回府。

  • 2009-10-20武汉 - [小城故事]

    重建后的武汉火车站大气磅礴,估计在国内也算是个标杆。傍晚沿江行,居民楼上,七彩云虹灯璀灿若花,一派盛景,的佬说周末的时候更漂亮,平时没有全打开。

    己是经二次至武汉,却真的无以为记。认识武汉,全从池莉的书中描绘。我是个懒人,一个人大部分时间窝在酒店里。曾经向往过一个人旅行,但现在发现,真没什么乐趣。对于众所周知美名远扬的旅游景点,总提不起兴趣游玩。

    喜欢池莉的书,从《口红》开始,每遇到她的书,都会拾读,《来来往往》、《小姐,你早》、《致无尽岁月》、《有了快感你就感》、《绝代佳人》......即使没来过武汉,她的书也能把整个武汉从你的脑海中跳脱出来,生动真实。武汉的天气、饮食、吉庆街、花楼街、汉正街,时光荏苒的斑驳记忆,仿佛你也去过。和长沙一样,热的时候,热得你心里发慌,冷的时候,冷得你心里发毛,都是全国有名的火炉城之一。饮食习惯无异,菜色浓烈,色香味俱全,喜辣。

    当然,再也怎么懒,还是穿街走巷尝了有名的热干面、三鲜豆皮。感觉和沙县的拌面没太大区别,一样淋很多花生酱。

    听的佬说,汉正街己不是以往的汉正街,百分之九十都是外地的生意人,卖的东西品质低劣的一次性商品居多,本地人一般是很少人上那儿购物的,大都是外地人慕名而至。八月中旬兜过,但那阵子天气过热异致中暑,心情精力都欠缺。

     

     

  • 2009-10-19启程。 - [时光漫步]

    每至广州,感觉不是在行走,是被人流渐渐冲散。各色人群,味道很混淆,心里很厌倦这庸碌,又止不住对它的偏爱。步履匆匆,神色冷漠。有时候,冷漠是种时尚,也是种骄傲。我喜欢这边的着衣风格,随意百搭,城市被这流动的色彩装扮得郁郁葱葱。它不精致,我却爱极这份不精致。某天看过某本杂志,某篇文章说,男人容易爱上凌乱的女人,她时常找不到自己的口红和钥匙,或者其他所需物,找的时候像只无头苍蝇,那盲目的样子颓迷又可爱之极,然后,他不知道自己哪根弦动了。

    到达长沙己是晚上十一点,我知道目标在哪儿,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我知道哪儿有好吃的好玩的,我知道......我知道很多,知根知底的感觉多安全啊,虽然下着雨,虽然坐了七个半小时的火车,我依然像只快乐的归巢的燕子,任雨打湿翅膀。

    我爱家乡,爱家乡的每寸土地,我的渴望安身之处,就是并不繁华的家乡,不论在外面呆多久。

    下午四点,去武汉。好仓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