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20鱼。 - [朝花夕拾]

    总以为下了雨,空气不会那么闷热,结果暴雨过去还是一样,躁。

     

    季节更换,周而复始,却把痕迹留给了我们。我们还年轻,可我们在老,是吗?虽然经历了那么不愿提起的情感覆变,仍然没办法退出对方的世界。时间长了,会想要知道对方的变化,不为什么,只是潜意识。我和鱼变成了这样的朋友。

     

    鱼近来正在尝试前所未有的改变,虽然显得有些自信不足,可他很热切。在人际交往上,我一直对他信心十足,似乎从认识他起就一直这么觉得,他总是轻而易举地协调着氛围带动话题,我知道他是有心的,即使这样也觉得舒服。所以,只要他坚持做下去一定可以。可惜鱼好像并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好的优点,内心缺乏韧性。希望鱼这次旗开得胜。

     

    鱼内心的感觉应该和我一样。也许将来各自成家后会变得疏离,即使现在想想也有些心酸。

     

    人生有一个地方,有一个人,在这个人面前,可以不必有出息,可以不必有形象,可以全身是弱点,这就是知己。

     

    我们就做对方的那个人吧。

     

  • 华非常希望我们先把结婚证扯了,两个人的关系得到法律认可,内心会变得踏实,做起事来更有奋斗力,不会分神。他坚定地这么以为,可我始终无法下定决心。

    我既不能为了物质抛却爱情,又不能为了爱情完全忽略物质,而暂时不能两者皆得。最重要的是我没有充分的准备走进婚姻。结婚后,要照顾家庭,料理家务,繁杂的人情往来以前伴着父母但婚后全变成自己的,稍微忽略便不周全。很快会有孩子,然后再也没办法轻轻松松像单身这样。想吃泡面时,要想着老公和孩子要吃饭;想懒床时,也得想着孩子要早起老公要工作;想出门走几天,要向老公申请,还不一定被批准;好几年不能工作,渐渐的工作能力会逐步减退......

    天,简直无法想象。可我又不具备独立过一辈子的能力和耐力,更不具备孤独的天份,因为我没有让自己与众不同的艺术细胞。而且,我非常非常喜欢孩子,也很清楚,现在是不想结婚以后一定会很想结婚,等到那时候,心里一定会觉得自己好可怜。

    其实认真想起来,我并不算了解华,虽然他在感情上显得很单纯,但是总觉得天蝎座的人有较为细密且隐蔽的内心。目前而言,我信任他的感情,说不定这份信任末了让人更伤心呢。

    我也担心他和家人的相处。还有我自己也是。想到就没法轻松。顺其自然吧。

  • 2010-01-011号。 - [时光漫步]

    十一点四十,倦意犹深地起来,如果不是肚子饿得慌,大概还能睡上一阵子。睡懒觉可不是一般地舒服!不过,还是赶在出门前将换洗衣物洗干净晾好,省得心里老想着。

    贺的电话在关键时刻处关机状态,一直到下午四点才想起他换了新电话,我本来想将旧号码替换掉的,后来忘了。呵呵,只能明天再小聚了。是因为元旦想要热闹些才想出去,其实在这座城市独自外出极无安全感,何况到处人山人海的今天,过去的那些经历在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我己习惯性带有警惕之心。

    网吧人多得几乎没位,我很高兴。和姐姐姐夫聊了阵,S君上线,等于是和S君一起在网上过了元旦节。我和S君子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说了这么多话,彼此推心置腹。

    想想过去的时光,再看看现在,人生多像一场梦境。那些藏在心底的美好若隐若现,变成说不出的苦涩。S君的婚姻似乎非常不幸,他没有过多的谈起自己的家庭,偶尔带过的一两句,眉宇间显得压抑又厌烦,甚至绝望。想想他的妻子应该更辛苦和痛苦,独自在家带着孩子,守着冷漠如冰的老公,享受不到宠爱的温情。我说,好好珍惜努力地去爱,人生到头无非如此,相处比爱情更重要。我知道,这些话既不能安慰也不能令他的心舒展,也许会让他更觉得自己的人生悲哀无趣。可我也相信现在的他,内心清醒而坚定。

    生活就这样一天天过着,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 小宝发来婚纱照,幸福如花的模样,我望着失神。昨天遇见S君,英姿仍健,同样让人失神。我想起我们几个当时那样单纯地相爱, 如同院中一同栽种的幼苗,欣欣然成长。那时叫作喜欢,也只懂得用喜欢来表达。

    再也不会那般心情澎湃地喜欢,因为喜欢而心颤。我这样确定我们曾相爱过,因为他说过非我不娶。我什么也没说,羞怯而骄傲地红了脸,但我确定我的爱不比他少。

    每个人都有一次,在年幼时不计一切地喜欢一个人,然后所有的情话都变成绮丽小诗。相遇的季节在今后的无数年重复的时节里暗自触动记忆。这是被隔绝保存的记忆,不与成长, 不与对比,不会消逝。

    好像很多要说,却什么也没说。他只是自语自艾地说了句,那时太傻错过了许多美好。我鼓励他像现在这样简单努力地过。我们是对方特殊意义的朋友,和现实生活无关,不会有所交集,也不会消失在彼此心间。

    原来,轻轻一挥手,生活便告一段落。永不复返。

     

  • 2009-12-26过。 - [婆婆妈妈]

    很久都不说一句话,边走边想,边吃边想,或者躺着想。总是这件事没想完另一件事又叠着来。

    包里揣着相机,走了很多地方却没拍过照。不懂拍摄,不喜欢自己拍的PP。爸爸每次都让我去燕子姑姑家玩,就在岛内,我来了三次了也没去串过门。很怕麻烦别人,去到那儿免不了客套一翻,把我当客人招呼着。倒不如一个人自在。我真变了,怯生。

    除了要遏止乱花钱的坏习惯,其他都很好。理财非常重要,如果我一直这样理性,也不至于面对突发状况这样着急又无能为力。可是TNND,不花钱心里就是不爽啊。

    我实在没勇气和信心能将他许的未来过好。

  • 2009-12-23未知爱。 - [时光漫步]

    1。

    暖阳如秋初。心情不由的舒缓了些,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过去的。不管是脆弱还是坚强,只要不死,该我走的,一步也不会少。扬起唇角,所有的磨难在笑容的弧度里,变成一朵迎风而绚的花。

    我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更坚韧。比之这一切,我更担心爸爸的高血压,他老是不能按时吃药。我一直是自我保护,所以孤军作战才那样微不足道。

    血浓于水的爱, 爱或不爱, 都是根脉相连,无须思量。

    2。

    有没有渗透于血的爱情?像亲情那样不容置疑。

    华,你说我是你的命。我知道,我只是你的内伤。没有我,你一定不会死,但会痛很久。

    其实我知道,你爱我,我才如珍似宝,你不爱我了,我什么也不是。

    所以,对这真切而未知的爱,我并不依赖。我的不依赖是你心的不安定。

    你想把我绑起来,在你身边。

    3。

    我要什么。我需要什么。

    想起亦舒的《喜宝》,如果我没有很多很多的爱,就要很多很多的钱。

    当我有了很多很多的爱,我还是想要很多很多的钱。

     

  • 也许,很快将沉没在另一种生活。随着某个男人起起伏伏,不留余地付出与相爱,为了要幸福和忠诚地相伴。我很珍惜现在的自由和宁静,竭力享受,甚至能感觉到时间划过手掌的触感,那些抓也抓不住的真实。

    我们的心如此固执。切肤之感。

    我又是如此自私。自私自私自私.....心脱僵了,是狂奔的野马,抓不住......

  • 2009-12-02这段日子. - [时光漫步]

    看似波澜不惊,心却越了很远的历程,离过年越近,越是心神恍惚。

    与爱相关,或与爱无关。好像自己是个不负责任的人,总被人推着在思考。不主动,不扎根。

  • 2009-11-18混沌 - [婆婆妈妈]

    所有的窗帘打开,光线还是暗淡,可大家很有默契的,谁也不开灯。天气冷,再加上氛围的冷清,竟荒芜起来。对于公司的产品,前景是非常美好,只是按公司的政策如此走下去,美好的前景遥遥无期。好在公司后盾是强大而丰厚的,所以,任何时候都是镇定而充满希望。

    内心紊乱,根本没办法专注一件事。大约外人也能看出我的心神不宁吧。很努力地分散和转移,将朋友的烦恼与我作比较,例如杰婚姻的阻碍,鱼内心压抑的不安份与矛盾。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路上踌躇不安,结果是时间会推着我们前进,所有的烦恼都是沿途的坎坷将被一一踏过。我还把偷衣服的女人对应进叔本华心中的女人,仿佛部分成立了论证。叔本华因为憎恶自己的母亲,对女性有种天性的歧视,他认为女人不过是繁衍工具,且目光短浅,爱慕虚荣,贪图享受,女人无非是男人的附属,地位卑微,并且,用卢梭的话说:一般来说,女人绝不会热爱艺术,她们根本不具备任何专业知识,也没有任何天才。记得当时看他的书,看到写女人的部分心里发恨,一把全撕了。

    心里通透,未必就真能神清志明。我和华最终以内心不情愿的方式结束,不论嘴里说什么,内心绝缺少像嘴上的决绝。我知道,越是认真越是受伤,他连舔伤口都是固执的认真的。可是我能怎么办?在现实面前,在极其缺乏幸福感的爱里?

    但愿我们各自幸福。我不想听你说消失和完了的话。

  • 2009-11-05令人费解 - [婆婆妈妈]

    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于茫茫人海中相遇,她爱上他,他也刚好爱上她。许多人在大浪淘沙,也有许多人,顺其自然。很羡慕那些一次恋爱就一辈子的男女,平淡安稳,但并不向往。倘若自己跟他们一样反倒觉得索然无味,宁愿坎坷。

    原来是想写下某君带给我的困惑,现在觉得没有必要。本来隔着长长距离的两个人,他向我步步靠近,我可以原地不动,也可以转身走得更远。我和他都是自由的。我在他远处时,他爱慕想要据为己有,近了又惊觉自己太过鲁莽,对我丝毫不了解无法掌控,等我走得更远了,他心里又懊悔。大致是这样。就像摘草莓的那个人。幸运的是我不会被他的情绪影响。

    渡边淳一说,男人是一种孤独而懦弱的动物,是种惯于装腔作势且又极其狡猾的动物。这是男人对男人的剖析,女人看了模棱两可地笑了。女人也会孤独而懦弱,女人也会装腔作势,女人也很狡猾。

     

  • 凌晨三点半,头像闪亮的那端,熟悉或陌生的你们,在忙什么?天快亮了,仿佛没有夜。

    难过,莫名地难过。也许这种时候谁都会莫名地难过。沉淀......心清澈到底,伤痛和美好一眼望尽。

    《消失的光年》不停回放,透过搁置的耳麦,隐隐约约又字字如刻。小乔的声音有种粉饰的天真,那样稚嫩干净的童音表达成年人的沧桑情感,就如同你见到一个未成年的妓女,着上比身子大一号的祺袍,抹上胭脂水粉似笑非笑,轻易便被触痛。大乔的声音空犷孤独,还有......深情。静谧的暗夜,穿透灵魂。

    “每个人是每个人的过客,每个人是每个人的思念,眼中的星辰月光,消失在心中的光年。”

    此时此刻,在这里。它是我的驿站,我是它的过客。在我人生中的某个驿站,想起人生中的某些过客。

    刚好,我也是他们的过客。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我们既不能相濡以沫,那么,相忘于江湖。

  • 梦见父母以非常激烈的方式来安排我的未来,不管我的死活,狰狞得可怕。梦从来就不是一个单纯的梦,花有解花语,梦有解梦说。是的,内心近乎痛苦的矛盾,因为天生的世俗,因为天生的纯粹。除却这些,内心始终存些天真,陌生人看我很简单,闺密看我没变化。简单当然很好,没变化呢是成熟得太慢且不理性。呵呵。关心我的人才会想要我变得更好,我很开心。

    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因为相爱在一起的男女跟现实的利益有什么关系。假如只有爱情,一切变得更明了, 跟未来也没有关系。爱情会消失的,我们只是趁着尚年轻,有足够的时间等待爱消失的那一天。

    这是我心里的冏,直到余味散尽,我才迟钝地想到。我记得他向我借过钱,并誓言旦旦地开出借条,说**时还我。那时以前,我不知道,借钱给朋友还需要打借条。他那样坚定,我当时是很感动的,好像是自己受了他的惠。许多需要钱才能维持的生活或其他,在此一一略过。我只想简单地表达,证明自己不痴呆。再后来,借条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我的吝啬与计较,又不明所以地到了他的手上被撕了。他从来就没还我过钱,我也从没想过要他还我钱。他一直叫我孩子,后来我想我真的是个孩子。我不解的是,大男人怎么会不还他的孩子的钱,因为还的不是钱,是信义。

    也许我要谢谢他,因为这样,我才干干净净地走出来。

     

  • 有件事时不时心梗一下,梗得头泛晕脸泛红。国庆假期,和鱼电话互动了三次,加短信,但并没见上一面。那么小的镇子,那么凑巧的时间,那么长时间的相识,加在一起是那么深的缘份。生活到底把我们怎么了?

    当我们从象牙塔里走出来时,就朝着不同的方向,越走越远。事实上,成长的岁月让我认识到,能保留美好记忆,己难能可贵,偶尔活在对方的记忆里,就是生长在对方的心里。这样很好,干净而密切。

    譬如,媚,洲,琳,你们都长在我心里。与时间没有关系。

    走在熟悉的街道,多么希望偶然望见一张熟悉的面孔,然后一起走。像旧时光。

    记得那时还年幼,你走左,我走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