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20鱼。 - [朝花夕拾]

    总以为下了雨,空气不会那么闷热,结果暴雨过去还是一样,躁。

     

    季节更换,周而复始,却把痕迹留给了我们。我们还年轻,可我们在老,是吗?虽然经历了那么不愿提起的情感覆变,仍然没办法退出对方的世界。时间长了,会想要知道对方的变化,不为什么,只是潜意识。我和鱼变成了这样的朋友。

     

    鱼近来正在尝试前所未有的改变,虽然显得有些自信不足,可他很热切。在人际交往上,我一直对他信心十足,似乎从认识他起就一直这么觉得,他总是轻而易举地协调着氛围带动话题,我知道他是有心的,即使这样也觉得舒服。所以,只要他坚持做下去一定可以。可惜鱼好像并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好的优点,内心缺乏韧性。希望鱼这次旗开得胜。

     

    鱼内心的感觉应该和我一样。也许将来各自成家后会变得疏离,即使现在想想也有些心酸。

     

    人生有一个地方,有一个人,在这个人面前,可以不必有出息,可以不必有形象,可以全身是弱点,这就是知己。

     

    我们就做对方的那个人吧。

     

  • 我爱你,不管你是谁,就算死还是要爱你,只能更爱你。

     

    第二部里,当爱德华以为贝拉死了,在阳光下暴露求死那一刻,我哭了。

    我爱那些疯狂和勇敢。

  • 2010-09-16述。 - [时光漫步]

    己经开始了。仨。

    虽然不太喜欢他,不过还是要努力合作。能否做好是未知,但努力的过程很重要。

    这两天觉得好疲哦,大概是生理期的缘故,总昏昏欲睡的。

    关于那张丢失四年多的工行卡,前天查到账上余额居然还有两千多,当时可高兴了,好像捡了个小便宜一样。可是到原行去补好麻烦,想想就头痛。今天又觉得是工作人员搞错了,卡上有钱我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而且连网银口令号也忘了。超郁闷。

    以后不论做什么要细心些,吸取自己无数次的经验教训。

  • 一月到二月间,每次想要博客时,都觉得无法将生活清楚表达,纠结而郁闷。

    我要表达什么,仍然不清晰。

    从弟媳说起吧。回家的第二天,她来了,她叫玉,乖巧文静的样子,话不多,但总是一脸甜甜的笑。年龄的跨距让我们没太多共同话题,我总呆在茶馆,她总窝在家里看电视,闲时不声不响洗碗和衣服。我喜欢她,爸妈也喜欢。家里多了她,热闹而融洽,待到她回家,突然觉得一如既往的家里冷冷清清。希望因为玉,和玉肚子里的宝宝让弟弟瞬间成熟起来。

    至于感情,仿佛变成一个恶瘤。我再也找不到坚持下去的动力。略过吧,生活本是美好而残忍的。

    我常想,所有的一切全都消失,所有的框架、所有的俗世目光、所有内心的纷扰,通通滚得远远的,我只是简单的自己,不用为谁去坚持或在乎什么,不需要被人拿去背后言论或比较。

    我只想这样。多么可笑。

  • 2009-12-30回来 - [时光漫步]

    一觉还没睡够,己到南城。呵呵

    毛雨纷纷,马路及两旁的树木屋顶一改往日的灰头土脸,湿润光亮,显现出另一种风景来,我总疑心自己没睡醒走错道了,直到瞅见熟悉不过的场景。

    舒舒服服地睡了个回笼觉,下午到公司报到。我对老胡提出了辞职,老胡很诧异,只说了句:“不会吧!”后来跟我分析起公司的前景及我个人的光明前途。其实我心里很感谢老胡,他老说我脾气冲天又粗心,却由始至终很容忍我。我越来越发现自己的不适应工作环境的缺陷来,我既不能受委屈又不能很好的控制情绪,需要很长时间才足以让旁人喜欢我个性以外的柔软部分。也讨厌这样按步就班的生活,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我都在脑子里琢磨着怎么样请假,每次我都想就说痛经吧,男上司肯定不能继续问什么。但每次都没说出口,呵呵。我内心里是个顶守规距的人,和人约会绝不占着女人的矜持理所当然地迟到。

    辞职并不是因为这些不想工作。只是想要更舒服更有赚头的工作。即使现在离开,我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有新的想法。

  • 2009-12-27变天。 - [朝花夕拾]

    细雨蒙蒙。骤冷。妈妈说,家里下雪了。

    很好。又理所当然地添置了件衣裳,比墨绿淡的颜色,其实我只喜欢它裹肩的部分。

    多漂亮的衣服,在没老的时候要放纵地穿。

    我总是不固定地呆在不同的地方,像风里飞走的尘。只是去过,留在脑中的记忆是模糊的。对我来说,在哪里都没区别,一样逛沃尔玛屈臣氏,买几本书和饰物,听音乐,博客,睡觉。

    一样的夜。

     

  • 大大的操场,干净而空旷,斜阳余晖照耀,显示着静好。我闭上眼睛,慢慢的朝着前方走.....

    眼睛里没了色彩和光亮,一切声响异常入耳,微风扑面,冰凉而欢畅;机器运转的声音,轰隆有节奏;还有车声人语。这些平时可能会嫌嘈杂的声音,在你闭上眼睛后,都变得生机而欢快。想起花满楼,他不属于人世,可我想世上总有这样的灵魂。他看不见,可他的脸上总带着幸福而满足的光辉。他用心感受这世界,宽容而博大,一切美好。

    当你累的时候,闭上眼睛,哪怕只是聆听风声。

    我计算过,按碎步踱走,到顶约十分钟,明知道没有任何障碍物,在两分钟后再也忍不住地睁开眼睛来,我的步子踩不了直线,正常人要蒙了眼作瞎子这样不容易。想起,想起许久前的某天在人潮人海里,鱼对我说:闭上眼睛,把手交给我,跟着我走,你只需要相信我。

    然而同时想起那天的穿着,水绿色双V领雪纺纱裙,上面有怪异的涂鸦,腰的部分有些流浪纹褶折,裙摆非常不规则,一侧至膝一侧至小腿肚,柔软而飘逸,真是漂亮极了,我却配了双卡佛儿的棕色无根皮鞋。那时候大概以为好看,现在想来心里发窘。

    我想着相同的场景,谁再对我说那样的话。

  • 2009-12-03小记。 - [婆婆妈妈]

    1。在睡之前绝对没有过狂想。梦见舒淇,斜靠在门槛上,明眸皓齿,浅笑眺望未知处。望着她,我想,她不快乐。 然后,她沿着练马场走很远,停在栏栅处,随即模糊。真迷人啊,舒淇淡淡一笑,便胜过许多精致容颜。我一直很喜欢她,那种非标准美的诱惑。

    2。滕固的文字。他婉约地娓娓而诉,一小段一小段的故事,不华丽不渲染,往往在结尾时突然出乎意料地了断,些许惊艳,惹人深思。如《壁画》,以血作画,画的是一个僵卧在地上的人,一个女子站在他的腹上跳舞。他并不提那人的死,然想象这血淋淋的诡秘场面,我却又惊于他的巧妙构思,又泛呕。他的故事都是独立片章,所以看到《乡愁》竟是《银杏之果》的续集,心里一阵欢喜。把瑞儿和秦舟的故事做了个了结,虽不喜欢那么隐晦的感情,但总算有了个结果。还有许多精短的小说,如《石像的复活》、《古董的自杀》、《鹅蛋脸》、《两人之间》等等,都以留学日本为背景,主角大多是艺术家,偏执,颠狂。

    3。个别文字。看书有时候就这样没劲,一个作家的故事总有许多相同的布景。例如滕固的,大约是海派文字的特色,因为留过洋。故事的结局无一例外的以悲剧收场。例如渡边淳一的著作,《失乐园》和《一片雪》里,在酒店偷情,酒店里的设施描绘带给读者的想象几乎是一致的。还有些片断也是相同的,说起来麻烦,略过吧。

    4。《曾经有个人爱我如生命》,每个章节配上普希金的节选诗,相得益彰,谈不上荡气回肠,但读完之后,却被结局梗得心疼,掉下泪来。喜欢钱嘉遇。爱S钱嘉遇。不是爱他的多金,是爱他满是伤口的爱,爱他大难时的温柔。唉唉,真糗啊,我总这样。突然想起自己看戏,因为喜欢某个角色,感情失控,没有正邪之分。

    5。普希金诗歌节选。

       “被你那缠绵绯恻的梦想,随心所欲选中的人多么幸福,他的目光主宰着你,在他面前,你不加掩饰地为爱情心神恍惚。”

        “日子一天接着一天飞逝,每一分钟都带走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两个人期望的是生活,可你看,死亡却己临近。世界上没有幸福,但有自由和宁静。

    “己不会再有那样的月亮,以迷离的光线,穿过幽暗的树木将静谧的光辉倾泻,淡淡地,隐约地照出我恋人的美丽”

    ......

  • 2009-11-17信。 - [朝花夕拾]

    在书屋退换书,管理员大叔让我转交给桐桐一封信。 外地寄过来的手写信,粘着漂亮的邮票。真让人嫉妒啊!甚至有了偷窥的心

    自有了手机、QQ、伊妹儿等等,手写信绝迹了般,早几年还会偶尔伊妹儿,到后来干脆短信或QQ留言,要么打个电话。通迅越来越简便,心却越来越懒,过往信件来往的记忆越显珍贵。不久前和杰闲聊,杰说对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信多。某次宝玉老师手上拿的一叠信全是我的,也不念名上去拿,而是穿过位置间的长长的缝隙,颇具深意地送到我手上,引来全班侧目,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意思是:你这份心若是用于学习,何愁不金榜题名?老师可真狠啊,我的脸瞬间红至耳根。

    通信最多的要属乔华姐,初中毕业后她在八中我在一中,基本上能保持一星期一封,其次要算黎珍了。再有些收信都是预料之外的。信的内容都是芝麻绿豆的单纯小事,比如天气,班上新鲜趣事,本周的心情,考试成绩,一些幻想,还有萌动的青春恋情。我都收集在一个暗红的小箱里,很多年过去,有些信字迹因发潮变得模糊,再也没法辩别。

    有件事在我心里一直过意不过,觉得需要检讨。

    初中时班上有个叫隆冬的男生,连他的名字都记得如此清晰因为人人都说他是个傻子,且一个下着厚雪的冬天,他用断凳腿砟在将的头上,谁知上面有根钉子刚好扎入将的脑袋,白雪红血,触目惊心。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反正不确切,我总坐在第一二排,他总坐在最后一排,很少说话。其实那件事,隆冬也怪可怜的,他的家境很贫寒是众所周知的,没有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冬天着衣单薄让人同情,但他体魄健壮似乎从不觉冷。将是我的小学同学,他爱调皮捣蛋是出了名的,虽不存什么坏心思,估计是拿隆冬当猴耍,隆冬受不了气便顺手摸了家伙揍他。

    后来他转学到河那边的一所中学。高二的某天,收到一封字迹工整娟秀的信,纳闷得很,一看落款居然是隆冬。两张普通稿纸写满,每个字都一笔一划,貌似女生,当时就诧异,想不到隆冬的字跟他的人两个样呢,却没想到也许是他第一次写信,所以态度庄严而认真,十分重视。信的内容大致是,转学后想要努力学习,但发现自己数学和英语完全跟不上,很是懊恼,希望我能够鼓励和帮助他,教他学习好的方法并抽时间辅导他等等。按理说,受到如此高的信赖,是件骄傲而高兴的事,但我却似捧着一包烫手山芋。

    那封回信开了个头又撕了,重复了N次才算成功,接下来在寄与不寄之间又是十分矛盾,我每天都要路过邮电局,但每次寄的时候非常犹豫到最后没能投进邮筒。心想就当作从没收过他的信吧,同学的这种要求拒绝是不合常理的,若应了话却没做到岂不失信于人?况且~~~我的成绩当时己一落千丈,最最重要的是,心里老大不愿意与他走得近。就带着这样的私心,我将回信撕了。

    很久后的某天,我隐约看见他和他爸爸在做活,一副建筑工人的打扮,他仿佛也看见了我,一晃就不见了。

  • 2009-11-16冷。 - [婆婆妈妈]

    冷。从脚趾头开始。
    手上的戒指从左手换到右手,感觉还是松乏。明显的物理反应。

    听说北方暴雪,有人被冻死,数据从七递增到三十几。
    不明白,这年月还能冻死人。
    也许是老人吧,许多年事己高多病孱弱的老人挨不过寒冬。
    是季节的无情,也是岁月的残忍。

    这样明显的季节转换,第一次没有收到爸爸的电话或信息。
    这一次真的伤他心了,让他失望。沉默是哀莫过于心死,是这样吗?
    也许爸爸会向妈妈问起,也许爸爸不问妈妈也会主动与他说起。
    我倔强无声,只字不提。我还有什么底牌呢,无非是我是你的女儿,唯一的女儿。
    大人总会因为心疼孩子而妥协。我这样孩子气地想。
    谁让我是你女儿呢?所有的人都说我像你,从样子到性格。

  • 两天前某刻,突然身体右侧某部位抽痛,我分不清内脏的分布,只是知道这种疼痛感不是来自肌肉或是骨头。第一次出现这种痛感。刚开始没上心,以为过了就没事,延续到今天时,我突然觉得一阵恐慌。

    恐慌演变成各种坏想。肝脏出问题了或者因为长时间的某种坏习惯堆积成了隐疾,直到今天才以抽痛提醒我,想到八万的爸爸在肝癌晚期时比死都还痛苦种种言传。我还想到安妮说过,每个人都要在活着的时候写好遗书,不知道哪天会离去。紧接着又蔓延到,我若真患上疑难病症怎么办,从没为自己留过积蓄,那末爸妈要受累的,就这么一个女儿。哎,总之我心里难过极了,想到无法忍受。爸爸到现在仍不愿释然,沉默是最揪心的痛心疾首。可我害怕去医院,倔强地不去医院。

    从小就怕,小小的感冒往医院走一遭,立马会觉得自己孱弱了不少。那充满病菌和药味的空气令人作呕。还有医生充清洁癖的无情的手。每次扎针都肌肉僵硬微颤。

    百度真好。早上我突然想到网上搜索疑似症状了解下,也不知道怎么输入关键词。大至是“身体右侧抽痛”等模糊字眼,发现不少人问过,专家说了许多,我只记得是“助肋性神经疼痛”,无大碍,心情立马舒缓了。专家建议做血液检查,我七月底才检过,身体正常,并存有抗体不易感染。

    艳姐和莫姐夫是我身边最讲究养身之道的亲人,报道什么菜抗癌防高血压,他们的餐桌上一定会有。什么样的烹饪法能使食物的营养最饱满,他们可以不计较口味。平时也十年如一日,饭后一定散步半小时等等。听姐说,她家婆就是最好的例子,因为常期保养得当,现年八十好几了仍非常健爽,很享受生活。如其把钱花在医院,不如吃进胃里,这就是小生活大学问。

    我尽力为健康着想吧,实在不是个懂得克制的人,尤其是吃。

  • 广东的冬天来得晚,终究还是来了。一阵狂风暴雨,温度骤降,到今晨就有点北风啸啸的味道。我从来没觉得南方的冬天暖和,一样冷嗖嗖的,尤其是海风一吹冷到骨子里。

    刚换季的那几天,换上许久未曾穿过的衣裳,一副全新的样子,心里也是欢腾的。用不着多久就难以忍受了,每年都如此。尤其怕冷,所以惧怕过冬。也有许多人宁愿抗寒也不愿耐热。

    因为离过年太近,我的心,七上八下。

  • 2009-11-12呓语。 - [婆婆妈妈]

    最喜欢入夜梳洗完毕后的时间,还有肚子饱饱的,不然又要跑出去觅食,会有种紧凑感。然后慢悠悠地做一些细微的事,或者仅仅躺着。我总在兴奋地胡思妄想,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一辈子也还是。

    昨晚我将日记撕成纸屑。我原本是可以写出漂亮的字,但是只要一写日记字就奇丑无比,是因为好久之前,我觉得自己的字有些锋芒,偏男性,表达女儿细密心事不相称,故意左扭右拐。慢慢的习惯了,现在又觉得不能忍受全毁了。心里浮躁难过才会这样,我到底怎么了。

    表面平静,内心歇斯底里。

    卢隐的云欧书信集在这种心情下看来是纯挚得近乎可笑的,什么”啊,你是我的宗教,我的信仰“、”我说一句真话,我从前没有被人动心像被你动心那样”等等言语,好雕琢的味道,不过想想在他们那样的年代是动彻心菲的,是排山倒海的。好怀念手写信,悄悄地写下心情偶尔夹一张卡片或者书签,然后琢磨着收回信的时间,充满喜悦。

    网络消失罢。

  • 2009-11-11真没劲。 - [婆婆妈妈]

    今天是所谓的光棍节,容许无聊的单身汉们正大光明的兴风作浪,自娱自乐。网上竟卖起了有模有样的光棍证,一角钱一张,呵呵,虚拟世界里的疯狂与轰烈这样让人着迷,你嗤之以鼻却无从抗拒。别以为掀起浪花有多带劲,充其量渲泻孤单寂寞而己。这个世界真他妈的无聊。

  • 2009-11-09小记。 - [婆婆妈妈]

    前几天开始有蚊子,据说要到明年三四月才散。晕啊。在老家蚊子早就销声匿迹了。我以前从没留意过。这段时间温度又上来了,23℃~28℃,穿着短裤短衫。

    心情一直皱巴巴的,怎么办才好呢。看书写日记几乎是我所有的业余生活,偶尔听歌。但有时候我觉得这一切都煸情,看书心情跟着书里的情节走,听歌心情跟着曲调走,写日记便完全沉在自我世界。当然,会煽到底的。

    初中的Q群长年都是安静的,但今天突然热闹了下。黎珍,杨超,胡阳锋,小宝,还有我。念初中那会我们都才十三四岁,大都十年没见过面,非常高兴的是彼此间没有生疏感。从锋得知张老师的近况,听说在一起说起过我,心里真是羞愧难堪。好想念张老师,这么些年,她应该也会盼着我能去看看她,可一直觉得自己无所获耽搁着。今年无论如何要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