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20鱼。 - [朝花夕拾]

    总以为下了雨,空气不会那么闷热,结果暴雨过去还是一样,躁。

     

    季节更换,周而复始,却把痕迹留给了我们。我们还年轻,可我们在老,是吗?虽然经历了那么不愿提起的情感覆变,仍然没办法退出对方的世界。时间长了,会想要知道对方的变化,不为什么,只是潜意识。我和鱼变成了这样的朋友。

     

    鱼近来正在尝试前所未有的改变,虽然显得有些自信不足,可他很热切。在人际交往上,我一直对他信心十足,似乎从认识他起就一直这么觉得,他总是轻而易举地协调着氛围带动话题,我知道他是有心的,即使这样也觉得舒服。所以,只要他坚持做下去一定可以。可惜鱼好像并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好的优点,内心缺乏韧性。希望鱼这次旗开得胜。

     

    鱼内心的感觉应该和我一样。也许将来各自成家后会变得疏离,即使现在想想也有些心酸。

     

    人生有一个地方,有一个人,在这个人面前,可以不必有出息,可以不必有形象,可以全身是弱点,这就是知己。

     

    我们就做对方的那个人吧。

     

  • 二零一零了。

    祝愿我所有的亲朋好友新年快乐,健康平安!

    我爱你们。

  • 2009-12-22冬至。 - [时光漫步]

    有人问我冬至怎么过,有人祝我冬至快乐。如往常,只是更缺愉快的心情!

    眼泪是毒素,排出去身心健康。祝受伤的小宝宝早日康复!是你的幸运,也是我家的福份!

     

  • 2009-12-15盛迎圣诞~ - [小城故事]

    虽然阴雨濛濛,但这一排红衫白须的圣诞老头齐吹号角的装扮喜庆无比,吸引了所有路人的眼光。

    遗憾的是我不懂拍摄~~呵呵。

  • 2009-11-26无语。 - [婆婆妈妈]

    这是个被噪音充塞的世界。

    近来,既不能看书也不能安想,我比这个世界更聒噪。

  • 2009-11-25灿若夏花 - [时光漫步]

    阳光,温度,恰到好处,怡人心菲。

    周六和拓展部一起,到广州天河协助经销商作产品推广活动。

    周日在广州华林寺上下九兜了一圈,收获颇丰。

    看着战利品,连日来的阴霾一扫而空。

    突然发现,自己是个容易满足和快乐的人。呵呵。

     

  • 发现毛衣被偷时,我真的是又气愤又委屈又懊恼。为什么穿过的衣服也有人偷,而且是女人?为什么冷上加霜呢?为什么晾了衣服不按时收呢?所以呢......居住环境很重要。非常重要。

    因为丢东西次数实在过多,我妈开始迷信了,今年过年回家要帮我换个带金边的名,说是排四柱的时候五行缺金。其实两年前就说要换,个人是不喜欢本名的原因,但嫌麻烦没改。

    NND,偷了我滴衣服还回来~~~~~!

  • 2009-11-16冷。 - [婆婆妈妈]

    冷。从脚趾头开始。
    手上的戒指从左手换到右手,感觉还是松乏。明显的物理反应。

    听说北方暴雪,有人被冻死,数据从七递增到三十几。
    不明白,这年月还能冻死人。
    也许是老人吧,许多年事己高多病孱弱的老人挨不过寒冬。
    是季节的无情,也是岁月的残忍。

    这样明显的季节转换,第一次没有收到爸爸的电话或信息。
    这一次真的伤他心了,让他失望。沉默是哀莫过于心死,是这样吗?
    也许爸爸会向妈妈问起,也许爸爸不问妈妈也会主动与他说起。
    我倔强无声,只字不提。我还有什么底牌呢,无非是我是你的女儿,唯一的女儿。
    大人总会因为心疼孩子而妥协。我这样孩子气地想。
    谁让我是你女儿呢?所有的人都说我像你,从样子到性格。

  • 两天前某刻,突然身体右侧某部位抽痛,我分不清内脏的分布,只是知道这种疼痛感不是来自肌肉或是骨头。第一次出现这种痛感。刚开始没上心,以为过了就没事,延续到今天时,我突然觉得一阵恐慌。

    恐慌演变成各种坏想。肝脏出问题了或者因为长时间的某种坏习惯堆积成了隐疾,直到今天才以抽痛提醒我,想到八万的爸爸在肝癌晚期时比死都还痛苦种种言传。我还想到安妮说过,每个人都要在活着的时候写好遗书,不知道哪天会离去。紧接着又蔓延到,我若真患上疑难病症怎么办,从没为自己留过积蓄,那末爸妈要受累的,就这么一个女儿。哎,总之我心里难过极了,想到无法忍受。爸爸到现在仍不愿释然,沉默是最揪心的痛心疾首。可我害怕去医院,倔强地不去医院。

    从小就怕,小小的感冒往医院走一遭,立马会觉得自己孱弱了不少。那充满病菌和药味的空气令人作呕。还有医生充清洁癖的无情的手。每次扎针都肌肉僵硬微颤。

    百度真好。早上我突然想到网上搜索疑似症状了解下,也不知道怎么输入关键词。大至是“身体右侧抽痛”等模糊字眼,发现不少人问过,专家说了许多,我只记得是“助肋性神经疼痛”,无大碍,心情立马舒缓了。专家建议做血液检查,我七月底才检过,身体正常,并存有抗体不易感染。

    艳姐和莫姐夫是我身边最讲究养身之道的亲人,报道什么菜抗癌防高血压,他们的餐桌上一定会有。什么样的烹饪法能使食物的营养最饱满,他们可以不计较口味。平时也十年如一日,饭后一定散步半小时等等。听姐说,她家婆就是最好的例子,因为常期保养得当,现年八十好几了仍非常健爽,很享受生活。如其把钱花在医院,不如吃进胃里,这就是小生活大学问。

    我尽力为健康着想吧,实在不是个懂得克制的人,尤其是吃。

  • 广东的冬天来得晚,终究还是来了。一阵狂风暴雨,温度骤降,到今晨就有点北风啸啸的味道。我从来没觉得南方的冬天暖和,一样冷嗖嗖的,尤其是海风一吹冷到骨子里。

    刚换季的那几天,换上许久未曾穿过的衣裳,一副全新的样子,心里也是欢腾的。用不着多久就难以忍受了,每年都如此。尤其怕冷,所以惧怕过冬。也有许多人宁愿抗寒也不愿耐热。

    因为离过年太近,我的心,七上八下。

  • 2009-11-12呓语。 - [婆婆妈妈]

    最喜欢入夜梳洗完毕后的时间,还有肚子饱饱的,不然又要跑出去觅食,会有种紧凑感。然后慢悠悠地做一些细微的事,或者仅仅躺着。我总在兴奋地胡思妄想,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一辈子也还是。

    昨晚我将日记撕成纸屑。我原本是可以写出漂亮的字,但是只要一写日记字就奇丑无比,是因为好久之前,我觉得自己的字有些锋芒,偏男性,表达女儿细密心事不相称,故意左扭右拐。慢慢的习惯了,现在又觉得不能忍受全毁了。心里浮躁难过才会这样,我到底怎么了。

    表面平静,内心歇斯底里。

    卢隐的云欧书信集在这种心情下看来是纯挚得近乎可笑的,什么”啊,你是我的宗教,我的信仰“、”我说一句真话,我从前没有被人动心像被你动心那样”等等言语,好雕琢的味道,不过想想在他们那样的年代是动彻心菲的,是排山倒海的。好怀念手写信,悄悄地写下心情偶尔夹一张卡片或者书签,然后琢磨着收回信的时间,充满喜悦。

    网络消失罢。

  • 2009-11-08烦了。 - [婆婆妈妈]

     觉得烦了,便无可忍耐。努力调息,否则就只有离开了。

    心里闷透了,又不是热闹可驱赶。我到底在干嘛,步履凌乱。

     真想哭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 2009-11-06小宇宙。 - [婆婆妈妈]

    我所记录的东西没办法连贯上。P兄曾打趣我仙女,不是貌似天仙,是天上一句地下一句的意思。

    梦见一盒牛奶掉到水田里,费力地伸手捡,到手了又掉到另一块水田,盒子破了,跳出了只黄色小鸭子,机灵地混入鸭群。仿佛天生是一群。对梦有种神经质的迷信。呵呵。

    下班后到书屋换书,挑了《丁玲文集》、《藻海无边》(前言说是简.爱的前集,坦白说简.爱的记忆只剩下框架了)本来是一定要借书证的,但手续周折,需要到公司管理部去批,偶跟管理员大叔恳请才得以通融,后来习惯了,他便睁只眼闭只眼了。同事仿效无用,但也不能直说为什么##可以而我们不行。感谢大叔。

    可能心里过于浮躁,被私事所扰,《梦珂》走马观花地看完,没觉出味道。又接着看《莎菲女士的日记》,看了几节人却走神了。所谓的日记应该像这样才真实吧,朴实的字眼,有些语句显得罗嗦粗糙,但可想象下笔如飞不作停顿推敲才如此,所以是直白的。日记是隐蔽的,大可坦率些,包括女人最自私的内心。突然的内心微颤,变得激动,因为找到女人间的某些共性。之前偶尔会觉得自己对待感情有些顽劣不近情理,现在发现是在部分女人的情理之中。

    想起许多关于华细枝末节的好来,他所伤的心所受的痛苦他的坚忍他的容纳他不留余地的忠心所愿,心变得温暖柔软。

     

     

  • 2009-11-04看书。 - [婆婆妈妈]

    每天都看书。看了书才觉得心里满满的。

    文字能传达人一种信念,任何时候,内心都要开一扇窗,观看风景,也让风吹进来。

  • 2009-10-17周末 - [婆婆妈妈]

    一到周末就心神不宁,想着干点嘛,要和周一到周五都过得不一样。晚上会神差鬼使地失眠,精神上暗自放纵。

    在太阳底下一晒,又窝起来了,发现自己其实蛮能宅,只要有书。书屋周末也休息,我要干嘛啊,在这个离朋友很远的地方。是有些孤单,不过是自己选择的。想到明天去长沙,心情又愉快了。

    我真的是个狠闷的人,不像外表那么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