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02悠哉。 - [婆婆妈妈]

    睡到中午, 我真能睡啊。下起雨来,天气阴沉得惹人讨厌。

    坏天气使得我非违约不可。贺说看到满天鸽子在飞啊飞,我呵呵笑。

    我一个人反而会慢吞吞地打扮得漂亮些。

    这些日子一直在看《说不出的爱》,那安详和穆的生活实在令人向往,总是很温馨的剧景,感动得心里热乎乎的。最喜欢雅莉的稚美善良,毫无心机,坦然而快乐,她对父亲说,觉得自己是个很有福气的孩子,想要健康地活到很老;姑姑的豁达幽默,虽然大哥对她分析得很正确,是因为一个女人要独自生活才故意那样爽朗变得中性,但也要有聪慧宽敞的心才能做到,更多如她般的女人将日子过得愁苦哀怨;大姐诚实对先天发育不足的儿子的谆谆教导所体现的大智大贤的女性美,边看边希望自己将来也可以像她一样作个出色的母亲。其实每个角色都很得人心。

  • 2009-12-27变天。 - [朝花夕拾]

    细雨蒙蒙。骤冷。妈妈说,家里下雪了。

    很好。又理所当然地添置了件衣裳,比墨绿淡的颜色,其实我只喜欢它裹肩的部分。

    多漂亮的衣服,在没老的时候要放纵地穿。

    我总是不固定地呆在不同的地方,像风里飞走的尘。只是去过,留在脑中的记忆是模糊的。对我来说,在哪里都没区别,一样逛沃尔玛屈臣氏,买几本书和饰物,听音乐,博客,睡觉。

    一样的夜。

     

  • 2009-12-17意义。 - [时光漫步]

    其实我不知道该取什么题目,也不知道该表达些什么,心里很乱,又想要说出来。很莫名的。

    关注家乡论坛己经成为上网的习惯。过去像个孩子一样在里面喧哗以尽玩兴,现在只是默默地看,不发一言,非常混杂的感情。那儿,有种浓烈的家乡味,粗口也好调侃也罢,每次看了都会心一笑。这个世界很大,那个并不出色的角落却是我心底最安乐的归宿。

    从西岭小学支教到正在进行的暖冬公益活动,我一直热切追踪关注,每次看着看着眼睛便酸了,泪欲盈眶。中间有许多熟悉的面孔,他们这么坚持,我很感动。真的很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不为别的,只为给平淡增添些意义。因为一些原因,我只能远远地看着。还有个叫阿木的,用一颗心和镜头,图文并茂记载下家乡的许多角落,那样微不足道,又那样恒古深情,我突然体会到了“天地有大美”,祝福你们!

    很少思索生活的意义。但无疑,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做到了。

  • 两天前某刻,突然身体右侧某部位抽痛,我分不清内脏的分布,只是知道这种疼痛感不是来自肌肉或是骨头。第一次出现这种痛感。刚开始没上心,以为过了就没事,延续到今天时,我突然觉得一阵恐慌。

    恐慌演变成各种坏想。肝脏出问题了或者因为长时间的某种坏习惯堆积成了隐疾,直到今天才以抽痛提醒我,想到八万的爸爸在肝癌晚期时比死都还痛苦种种言传。我还想到安妮说过,每个人都要在活着的时候写好遗书,不知道哪天会离去。紧接着又蔓延到,我若真患上疑难病症怎么办,从没为自己留过积蓄,那末爸妈要受累的,就这么一个女儿。哎,总之我心里难过极了,想到无法忍受。爸爸到现在仍不愿释然,沉默是最揪心的痛心疾首。可我害怕去医院,倔强地不去医院。

    从小就怕,小小的感冒往医院走一遭,立马会觉得自己孱弱了不少。那充满病菌和药味的空气令人作呕。还有医生充清洁癖的无情的手。每次扎针都肌肉僵硬微颤。

    百度真好。早上我突然想到网上搜索疑似症状了解下,也不知道怎么输入关键词。大至是“身体右侧抽痛”等模糊字眼,发现不少人问过,专家说了许多,我只记得是“助肋性神经疼痛”,无大碍,心情立马舒缓了。专家建议做血液检查,我七月底才检过,身体正常,并存有抗体不易感染。

    艳姐和莫姐夫是我身边最讲究养身之道的亲人,报道什么菜抗癌防高血压,他们的餐桌上一定会有。什么样的烹饪法能使食物的营养最饱满,他们可以不计较口味。平时也十年如一日,饭后一定散步半小时等等。听姐说,她家婆就是最好的例子,因为常期保养得当,现年八十好几了仍非常健爽,很享受生活。如其把钱花在医院,不如吃进胃里,这就是小生活大学问。

    我尽力为健康着想吧,实在不是个懂得克制的人,尤其是吃。

  •  

    在这个世界上,你不能什么都要。你把它们往哪儿放。(雨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