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象里,它一直令我难以忘怀。很多年过去,连名字都模糊了仍然钟情于书里塑造的故事情节。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记得是德国著,获过诺贝尔文学奖,后面两个字是“姑娘”,以为是“莱茵河衅的姑娘”。呵呵。

    只记得,那时,心动,感动。

    初一的时候,在小学校长家的书柜里偶然看到这本书,素白简约,只看了一节便吸引住了,于是借阅。我有个很固执的习惯,看到喜欢的书,上课偷着看,走路看,蹲厕所看,吃饭也看,总之那段时间,它一直在我的书包里。某天被小宝拉到她家,刚好那晚看完,小宝的二姐艳林硬要借读,实在赧于推却,只得借给她,并再三叮嘱,我也是借读,切不可丢。结果还是被她弄丢了。真是气愤啊。艳林也真够没个性,我的摘抄本她也借去摘抄,心里狠狠的想。

    改天去书城溜溜,买回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