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丁玲的文字是鲜活的跳脱的,有些词组因为少见单看来似乎略显生硬,在她的文中反添崭新的情趣。一时之间也举不出具体的例,看到当时会顿下来细觉下。她的一生是张力十足风光极盛的,毛爷爷赋临江仙:“昨日文小姐,今日武将军。”那是何等荣耀。不论是政治界还是文艺界,丁玲曾挂过的头衔数不胜数,那是女人的骄傲。在爱情上,丁玲冲破一切世俗用自己的方式爱,仿佛与一切尘世无关,只余爱,用力爱。最让人惊异的莫过于与胡冯二男杭州三人同居惊世骇俗之举,她毫不避讳地直言,爱胡孩子气的甜蜜也爱冯才情兼备的浪漫。牛人啊~~

    但是在《西湖》里读到萧也牧的悲剧实录,丁玲对萧《我们夫妇之间》不留余地的倾向性批判,说是小资情调过浓,有损工人阶级形象,再联想到萧最后落的悲惨下场,真是让人对她喜欢不起来,心里泛寒。先不从写作本身,光是丁玲本人的作风,若论小资,何不在小说之上??

    文革时代的某些残酷,对没有经历的人只能是一种历史想象。试想连饥饿与寒冷都没挨过的后辈,如何能真切体会?然尔,看到“革命吃掉自己的孩子”,我还是怆然泪下。

     

     

  • 2009-11-08烦了。 - [婆婆妈妈]

     觉得烦了,便无可忍耐。努力调息,否则就只有离开了。

    心里闷透了,又不是热闹可驱赶。我到底在干嘛,步履凌乱。

     真想哭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 2009-11-06小宇宙。 - [婆婆妈妈]

    我所记录的东西没办法连贯上。P兄曾打趣我仙女,不是貌似天仙,是天上一句地下一句的意思。

    梦见一盒牛奶掉到水田里,费力地伸手捡,到手了又掉到另一块水田,盒子破了,跳出了只黄色小鸭子,机灵地混入鸭群。仿佛天生是一群。对梦有种神经质的迷信。呵呵。

    下班后到书屋换书,挑了《丁玲文集》、《藻海无边》(前言说是简.爱的前集,坦白说简.爱的记忆只剩下框架了)本来是一定要借书证的,但手续周折,需要到公司管理部去批,偶跟管理员大叔恳请才得以通融,后来习惯了,他便睁只眼闭只眼了。同事仿效无用,但也不能直说为什么##可以而我们不行。感谢大叔。

    可能心里过于浮躁,被私事所扰,《梦珂》走马观花地看完,没觉出味道。又接着看《莎菲女士的日记》,看了几节人却走神了。所谓的日记应该像这样才真实吧,朴实的字眼,有些语句显得罗嗦粗糙,但可想象下笔如飞不作停顿推敲才如此,所以是直白的。日记是隐蔽的,大可坦率些,包括女人最自私的内心。突然的内心微颤,变得激动,因为找到女人间的某些共性。之前偶尔会觉得自己对待感情有些顽劣不近情理,现在发现是在部分女人的情理之中。

    想起许多关于华细枝末节的好来,他所伤的心所受的痛苦他的坚忍他的容纳他不留余地的忠心所愿,心变得温暖柔软。

     

     

  • 2009-11-053和7 - [信手捏来]

         如果强调的是10
      那么3和7
      是一对
      或者说
      3和7互补
      如果强调的是先后
      那么
      3对7是一种威胁
      如果强调的是多少
      那么
      7对3是一种威胁
      如果什么都不强调的话
      那么3就是3
      7就是7

         (作者:竖)

  • 阴历九月十九,祝你生日快乐!

    对不起。

  • 2009-11-05令人费解 - [婆婆妈妈]

    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于茫茫人海中相遇,她爱上他,他也刚好爱上她。许多人在大浪淘沙,也有许多人,顺其自然。很羡慕那些一次恋爱就一辈子的男女,平淡安稳,但并不向往。倘若自己跟他们一样反倒觉得索然无味,宁愿坎坷。

    原来是想写下某君带给我的困惑,现在觉得没有必要。本来隔着长长距离的两个人,他向我步步靠近,我可以原地不动,也可以转身走得更远。我和他都是自由的。我在他远处时,他爱慕想要据为己有,近了又惊觉自己太过鲁莽,对我丝毫不了解无法掌控,等我走得更远了,他心里又懊悔。大致是这样。就像摘草莓的那个人。幸运的是我不会被他的情绪影响。

    渡边淳一说,男人是一种孤独而懦弱的动物,是种惯于装腔作势且又极其狡猾的动物。这是男人对男人的剖析,女人看了模棱两可地笑了。女人也会孤独而懦弱,女人也会装腔作势,女人也很狡猾。

     

  • 2009-11-04看书。 - [婆婆妈妈]

    每天都看书。看了书才觉得心里满满的。

    文字能传达人一种信念,任何时候,内心都要开一扇窗,观看风景,也让风吹进来。

  •  

    在这个世界上,你不能什么都要。你把它们往哪儿放。(雨果)

  • 2009-11-01疯狂透支 - [时光漫步]

    早上七点下的车,在汽车站途中犹豫,到底是该回去休息,还是趋机搜刮几件漂亮衣服。最后毫不顾忌满载的行李,走向地铁站。上下九,让购物人的内心饱满而快乐,走进去,沿途便不由控制。有人说,广州的怀旧在西关,西关的记忆在上下九。

    即使不买,逛上下九也是非常热切的一件事,但是,既然逛了上下九,又怎么可能空手而归?

    回到莞城己是下午两点,虽然不喜欢,看到熟悉的地方还是有种亲切感。背包陆续增重,肩膀酸得要卸掉了,尤其是右肩,比左肩承受更重的压力。不过,因为淘到喜欢的衣服辛苦也值。

    一直尽我所能地满足自己,奢侈,毫无节制。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贪恋享乐。偶尔也会有矛盾感,末了觉得,人生苦短,各有各的命数,对自己最大限度的满足,永远也不会觉得亏待。

    PS:手链丢了,它和偶没缘分。

     

  • 现在所处的位置,厦门市莲坂国贸大厦后某大厦二十一楼,住在这儿,实惠到令人惊讶,我很喜欢,原本就很喜欢厦门的。现在这喜欢蔓延到厦门所去到的各个角落。大大的阳台,落地窗,海风没有方向地吹,一眼望去,万家灯火,璀灿烂漫。

    傍晚到外图书城搜书,那儿藏书量非常庞大,不过特雷庇仍然缺货,失落之极。买了三本难得一见的小说杂刊,似乎颇具含金量,刚好可以打发在火车上醒着的时间。

    书城地下室是游乐城,我是看到教学桌球技艺的招牌才进去的。哇哇~~~好漂亮的桌球室,银白色的桌球台尊贵时尚。去过的桌球室,台面大都是绿色,偶尔也有蓝色,台球是优雅的运动,绿色安静,蓝色添了少许活力,银白色就好似把它变成一项活力十足的运动。色彩能调剂人的情绪,一点也不夸张。静坐在休闲椅上观看陌生人打球,很愉快。想起自己小时候,约莫八九岁,和弟弟一起练球,完全不懂规距和技巧地自练,弟弟当时才四岁多,球台高到他的鼻子,不给他玩他就哭闹,因为太矮小,没办法用手支撑球杆,就用左手的中指食指固定球杆,右手练掌似的推。母球靠着库边还好,要是在中心部位,一杆下去,周围的球全移位,晕~

    折到好又多买了满满一袋吃的,明天下午两点之前可以不出门。

     

     

     

  • 2009-10-28卷发 - [婆婆妈妈]

    直发,卷发。直发,卷发。直发,卷发。这就是我整发型的过程。很多女人都这样。

    年幼时看小人书,草坪上有两只小绵羊,一只毛顺滑,一只毛自然的卷曲,彼此惊羡不己。长大了才知道,作者是隐喻女人,至少不会把男人比作绵羊的。

    原本只是想洗头,顺便瞄一下发型书。一帅帅的发型师便过来设计并推荐发型,此男不只是长得帅,装扮与气质都不俗,举手投足有种视觉非常舒服的优雅,下意识地觉得,他做的发型应该不错,加上他塑造的整体感偶也觉得符合想象中的味道,脑子一热,就做了。

    我就是这样意志不坚定又冲动的女人。

    效果:自然,但欠缺层次感,总体说来还好,对着镜子,有时觉得不理想,有时觉得漂亮。

    有时,又想念直发的样子

     

     

     

  • 2009-10-27泉州小记. - [小城故事]

    上午去了趟晋江,打车賊贵。从泉州到晋江不过二十分钟的车程,起价最少四十,晋江也离谱,镇内起步价二十,贵过上海。陈埭沟西的某条公路正在重修,灰尘弥漫,在阳光下特别扎眼,十字路口始终排着长长的等待过红灯的车辆,无法疏通般。心里真够揪啊~~~就是这么扎眼的地方,它孕育了无数的鞋界品牌神话。市中心相对好许多,但小镇无异。想着上次从梅山转到南安九都,真是迂回荒凉,像是冒了次险,现在想想都发寒。听一个女孩说,这边一入夜很乱,有些地段晚上车子也不敢过,一办完事马不停蹄地回到泉州。

    一路闲逛,三五步一茶庄,以铁观音、大红袍居多。我虽不爱喝茶,但对茶是天生的喜欢。调酒是情趣,泡茶却极其雅致。一泡一茗间,远了尘嚣静了心。我也不懂茶,这莫名的衷心的喜欢显得有点盲目,呵呵。我想象过,成家以后,整处小茶间,茶具最好是红木桩似的,架一桌象棋,附庸风雅亦乐在其中。我家祖坟附近的山上有些茶叶树,是什么茶不得而知,小时候每年开春,奶奶都赶早去采青自制茶叶,平时也不爱喝,但每年的初一一定会喝上几口,香淳甜润。奶奶真的能干及了。

    下午去厦门~~~高兴。

  • 第二次到泉州。这个地方,我来一百次也会觉得疏离。

    一下车人便病了似的,乏力虚脱。到处都是司机问你要不要搭车,摩托、的士或私家车,因为是外地人,漫天开价,这些人皮肤黑得有点蛮横,火车站地段偏颇,我便心生出怯意来。这个时候,觉得一个女孩子这样独行好可怜。我不说话,表情大胆冷漠,只摆手,然后上国道拦辆的士直奔酒店。

    订的酒店在历史博物馆后的庭院里,老树参天,庭院深深的感觉。酒店只剩一楼有房,急切的想要休息,无力挑剔。郁闷的是手机信号奇差,偶尔能接到电话,那一定是拔打的人运气好。有闲置房时又懒得更换,呵呵。

    地段不错。出门是东湖公园,右拐便是公交车站及电影院。再往前走是条商业街,诺大的“必胜客”远远可瞧见。影片告示栏上接连两天都显示着《阿童木》、《建国大业》,悉悉数数地有一两个人买票。门口有卖茶果冷饮的,就一家,感觉反倒优质。我没有去看,不想一个人看电影。印象中,还是高二时和鱼看过一印度片子,那是最近的,放的什么内容全然没记忆,只记得心若小鹿乱撞。

    泉州是有名的侨乡,许多富豪台商祖籍都在这儿,这是泉州人的骄傲,也是有经商头脑的象征。晋江的鞋业石狮的衣服安溪的铁观音,无不赫赫有名。 这儿整个上午行人稀落,到傍晚就突然沸腾了似的,人潮若泄,车辆密密麻麻。

    特意找了家市井小店,尝尝地方风味。肉棕、牛肉羹、芥菜饭,老板听我口音是外地人又请我吃了现做的芋包,就是面粉裹香芋再油炸,据说过年过节或特定的日子才炸来吃。坦白说吖,味道真不乍滴,尤其是肉粽,我没咬第二口。饮食习惯差得太远,回到酒店又泡了桶辣旋风。

    某友说我似乎没留下什么记忆,意思是没有观光胜景,也没留下照片。我说,真正的记忆,在心里。

    我是个偏执的人,只对自己喜欢的事物偏爱与执着。例如听歌,我讨厌的歌星唱的歌是永远不会去听的,像杨丞林。提到这个名字自己也觉得低俗没品。只是为了工作而路过的城市,我把激情留给工作。至于感受到什么,纯属偶然。

     

  • 2009-10-25酒瓶盆景 - [信手捏来]

    随意换台,在泉州本地的文化推荐栏目里偶然看到,安溪一个叫林瑞温的老翁从酷爱收集精美酒瓶到突发异想用酒瓶制作盆景,很认真的看完,其趣怡心,其乐无穷。迫不及待地从网上搜索并贴上几张精美图片让朋友们欣赏。生活的乐趣就在这有意无意之间。当然,首先得热爱生命。

  • 南昌火车站。

    挑选了个空旷的位置坐了下来,一边看报一边啃KFC买来的奥尔良鸡翅喝酸奶。我几乎是不吃肯德基麦当劳类食物的,胃和嘴都非常不喜欢,除非在没得选的情况下,像现在。长年的东奔西跑,己经学会在任何情况下,保持平静的心并适当补充营养和体力。为了不变得更瘦,吃东西似乎都带着股狠劲,虽然看上去慢条斯理的,心里是着实发了狠的----吃不下也要多吃几口。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在我身边坐了下来,引起我注意的是她手腕上民俗味的素色布包,印着素描似的花草,像手绘上去的,漂亮又雅致。这样的包挂在时尚女孩的手腕上照样相宜,并彰显着不俗的品味。片刻,老太拿出火车票,隔远点再隔远点,咪着眼睛看,我忍不住提醒她:“阿姨,您跟我是同一车次,不急。”老太谢了我便嘀咕起来:“老神经!真是老糊涂了!!”我不明白也无意闲扯,礼貌地笑笑继续看报。老太似乎急于倾诉,不理会那么多,继续对着我唠:“老神经,这不还早着吗?瞧,还晚点呢,都说不用那么急,他急着投胎似的赶,就因为我上个洗手间慢了点,在大庭广众之下甩手就是一拳......"说完这些又忠告了我句:"丫头啊,你找老公一定要放亮眼睛,千万别找比你大得多的,最好是同年或者比你小的!"

    老太说的老神经应该是她老伴,那老头应该脾气异常暴燥,并且当着众人面打了她.也许是体恤老人家满腹的委屈,也许是对她的忠告感兴趣,没有像她那样年纪会建议年轻男女婚恋女大男小最好的。我与她攀谈起来.老太很健谈,南昌市人,普通话很标准,口头陈述有一定水准,应该受过相当的教育。虽然己上了年纪,但从五官可以看出,年轻时是个大美人,鼻子非常秀丽,皮肤白皙,长着淡淡的碎斑,那末年轻时皮肤也应该是干净的干性或中性。

    我问:“为什么?”

    老太恨恨地说:”年轻的女孩子以为找个比自己大五六岁七八岁的好,成熟会照顾自己,还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呸,不是那样的,男人比女人衰老得快,尤其是上了年纪后,非常明显,脑子不好使了,神志不清醒了,身体也坏了,那时候女人的坏日子就来了,要侍候他还要受气!“

    乍一听,真新鲜。因为从没听人说起过,奶奶服侍了爷爷十年,直到爷爷离去,奶奶哭得肝肠欲断,也没听她抱怨过。仔细回味下,又很在理。人生是注定的,有得必有失。

    老太说,两人相亲的时候,老头瞒了年龄的。早些年对她是言听计众,让他脱衣服他不敢脱袜子(原话,呵呵),现在,把他服侍得妥妥贴贴,他也总是这不满意那不对头。离他近是跟踪他,离他远说她跟不上。接一下他的电话是监视他.......一直听她愤愤地说,我插不上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一阵悲凉。好在很快就上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