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宝发来婚纱照,幸福如花的模样,我望着失神。昨天遇见S君,英姿仍健,同样让人失神。我想起我们几个当时那样单纯地相爱, 如同院中一同栽种的幼苗,欣欣然成长。那时叫作喜欢,也只懂得用喜欢来表达。

    再也不会那般心情澎湃地喜欢,因为喜欢而心颤。我这样确定我们曾相爱过,因为他说过非我不娶。我什么也没说,羞怯而骄傲地红了脸,但我确定我的爱不比他少。

    每个人都有一次,在年幼时不计一切地喜欢一个人,然后所有的情话都变成绮丽小诗。相遇的季节在今后的无数年重复的时节里暗自触动记忆。这是被隔绝保存的记忆,不与成长, 不与对比,不会消逝。

    好像很多要说,却什么也没说。他只是自语自艾地说了句,那时太傻错过了许多美好。我鼓励他像现在这样简单努力地过。我们是对方特殊意义的朋友,和现实生活无关,不会有所交集,也不会消失在彼此心间。

    原来,轻轻一挥手,生活便告一段落。永不复返。

     

  • 2009-12-30回来 - [时光漫步]

    一觉还没睡够,己到南城。呵呵

    毛雨纷纷,马路及两旁的树木屋顶一改往日的灰头土脸,湿润光亮,显现出另一种风景来,我总疑心自己没睡醒走错道了,直到瞅见熟悉不过的场景。

    舒舒服服地睡了个回笼觉,下午到公司报到。我对老胡提出了辞职,老胡很诧异,只说了句:“不会吧!”后来跟我分析起公司的前景及我个人的光明前途。其实我心里很感谢老胡,他老说我脾气冲天又粗心,却由始至终很容忍我。我越来越发现自己的不适应工作环境的缺陷来,我既不能受委屈又不能很好的控制情绪,需要很长时间才足以让旁人喜欢我个性以外的柔软部分。也讨厌这样按步就班的生活,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我都在脑子里琢磨着怎么样请假,每次我都想就说痛经吧,男上司肯定不能继续问什么。但每次都没说出口,呵呵。我内心里是个顶守规距的人,和人约会绝不占着女人的矜持理所当然地迟到。

    辞职并不是因为这些不想工作。只是想要更舒服更有赚头的工作。即使现在离开,我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有新的想法。

  • 2009-12-27变天。 - [朝花夕拾]

    细雨蒙蒙。骤冷。妈妈说,家里下雪了。

    很好。又理所当然地添置了件衣裳,比墨绿淡的颜色,其实我只喜欢它裹肩的部分。

    多漂亮的衣服,在没老的时候要放纵地穿。

    我总是不固定地呆在不同的地方,像风里飞走的尘。只是去过,留在脑中的记忆是模糊的。对我来说,在哪里都没区别,一样逛沃尔玛屈臣氏,买几本书和饰物,听音乐,博客,睡觉。

    一样的夜。

     

  • 2009-12-26过。 - [婆婆妈妈]

    很久都不说一句话,边走边想,边吃边想,或者躺着想。总是这件事没想完另一件事又叠着来。

    包里揣着相机,走了很多地方却没拍过照。不懂拍摄,不喜欢自己拍的PP。爸爸每次都让我去燕子姑姑家玩,就在岛内,我来了三次了也没去串过门。很怕麻烦别人,去到那儿免不了客套一翻,把我当客人招呼着。倒不如一个人自在。我真变了,怯生。

    除了要遏止乱花钱的坏习惯,其他都很好。理财非常重要,如果我一直这样理性,也不至于面对突发状况这样着急又无能为力。可是TNND,不花钱心里就是不爽啊。

    我实在没勇气和信心能将他许的未来过好。

  • 2009-12-25圣诞节。 - [小城故事]

    想不到圣诞节会是在厦门过的。原来还想着今晚和那几个女人聚餐,喝点小酒。如果可以放烟花,就孩子气地兴奋下;如果想要醉,多喝几杯。

    住在二十二楼,早上,在晨光中醒来。异常明净的光亮,又缩进被子里,想着如何修饰肤色。后来,也只是轻描了下眉。我最近很疲,还经常抑制不住哭。我心中的希望与绝望一直在抗争,不输不赢。

    忙完,顺利地找到上次的美发屋,找到上次的发型师,为糟糕的发型返工。他很好看,还很耐得住看。一切适中,从身高到肤色到穿着到气质到言语到笑,安静地存在着,又不容忽视。让人觉得舒服的样子。寒喧了几句便专心看杂志,跟他说只要比上次好看就好,连镜子也懒得瞄。他说我性子真好,我笑,没有告诉他,从来没人觉得我性子好。两个小时后,完工,虽然比上次好,仍不是我心里想要的样子。送了双免绑鞋带给他,作圣诞礼物。俗一把,山长水远地相遇两次是缘份。

    买了奶粉。买了四本书。给自己的圣诞礼物。

  • 2009-12-23未知爱。 - [时光漫步]

    1。

    暖阳如秋初。心情不由的舒缓了些,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过去的。不管是脆弱还是坚强,只要不死,该我走的,一步也不会少。扬起唇角,所有的磨难在笑容的弧度里,变成一朵迎风而绚的花。

    我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更坚韧。比之这一切,我更担心爸爸的高血压,他老是不能按时吃药。我一直是自我保护,所以孤军作战才那样微不足道。

    血浓于水的爱, 爱或不爱, 都是根脉相连,无须思量。

    2。

    有没有渗透于血的爱情?像亲情那样不容置疑。

    华,你说我是你的命。我知道,我只是你的内伤。没有我,你一定不会死,但会痛很久。

    其实我知道,你爱我,我才如珍似宝,你不爱我了,我什么也不是。

    所以,对这真切而未知的爱,我并不依赖。我的不依赖是你心的不安定。

    你想把我绑起来,在你身边。

    3。

    我要什么。我需要什么。

    想起亦舒的《喜宝》,如果我没有很多很多的爱,就要很多很多的钱。

    当我有了很多很多的爱,我还是想要很多很多的钱。

     

  • 2009-12-22冬至。 - [时光漫步]

    有人问我冬至怎么过,有人祝我冬至快乐。如往常,只是更缺愉快的心情!

    眼泪是毒素,排出去身心健康。祝受伤的小宝宝早日康复!是你的幸运,也是我家的福份!

     

  • 2009-12-17意义。 - [时光漫步]

    其实我不知道该取什么题目,也不知道该表达些什么,心里很乱,又想要说出来。很莫名的。

    关注家乡论坛己经成为上网的习惯。过去像个孩子一样在里面喧哗以尽玩兴,现在只是默默地看,不发一言,非常混杂的感情。那儿,有种浓烈的家乡味,粗口也好调侃也罢,每次看了都会心一笑。这个世界很大,那个并不出色的角落却是我心底最安乐的归宿。

    从西岭小学支教到正在进行的暖冬公益活动,我一直热切追踪关注,每次看着看着眼睛便酸了,泪欲盈眶。中间有许多熟悉的面孔,他们这么坚持,我很感动。真的很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不为别的,只为给平淡增添些意义。因为一些原因,我只能远远地看着。还有个叫阿木的,用一颗心和镜头,图文并茂记载下家乡的许多角落,那样微不足道,又那样恒古深情,我突然体会到了“天地有大美”,祝福你们!

    很少思索生活的意义。但无疑,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做到了。

  • 2009-12-15盛迎圣诞~ - [小城故事]

    虽然阴雨濛濛,但这一排红衫白须的圣诞老头齐吹号角的装扮喜庆无比,吸引了所有路人的眼光。

    遗憾的是我不懂拍摄~~呵呵。

  • 2009-12-14周记。 - [小城故事]

    (中山公园某处)

    (某条街段,忘了)

    12月7日

    武汉的冬天是不是经常这样湿漉漉的,让人心烦意乱。吃不好也睡不好。

    漫无目的地逛了一天,从中山公园到闹市,除了棉袄是必买品,其他的都是可有可无,只要没看到一定不会记起想要的东西。现在都在我手里。

    想着那一大堆行李,真是自我束缚。

    12月8日

    街道两旁都是上了年纪的枫树,萧风中,落叶满城飞,姿态万千,隆重而壮观。

    植物的损落大概是没有痛感的,有人看了不免伤感,我很喜欢。一大片凌乱的琥珀色,在浅亮天色映照下,极具美感。葱葱郁郁的绿固然生机勃勃,干净交错的树枝却若盛景未央。

    耳朵里塞着音乐,我在想些什么呢?似乎什么也没想。

     如果有,全是幻想。

    12月10日

    关于武汉的几个新印象。

    第一,公交车上很少出现让位现象,老人再巍巍颤颤,年轻一辈仍稳坐泰山,有些低着头摆弄手机,有些半眯着眼,有些扭头看窗外,说白了,就当没看见。这就是武汉的城市文化?

    第二,湖北的女人真强悍。某据说全国连锁美容院,说是新开张活动推广,顾客可享受各种优惠体验,然一躺下,从高级美容导师,到院长,到所谓的品牌经理,轮翻狂轰乱诈,我原来因为疲劳想要舒缓下,结果变成噪音折磨。最后忍无可忍,洗到一半付了应付的,好走了之。公交车上年轻女子声色俱全地八卦女生同居不合琐事,漫无止境般。等等,实在让我对湖北女子生出远而敬之的惧意来。也许有些片面,但心里当时就这么觉得。回程坐的是拉萨到广州的列车,与邻铺男孩闲聊,他说在深圳念大学时也有湖北的女同学,他们男生私底下说找女朋友千万不能找湖北的,真吃不消,呵呵。

    第三,武汉的自助餐是论两称的。既然论称干嘛还要叫作自助餐呢。九头鸟的称呼绝非空穴来风。

    12月11日

    终于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奔往长沙。一上车安坐嗑睡便至,真好。

    下午两点,碎雨中到明叔家,温暖如归。银砣在许久未见后开门那一刹亲昵唤我姐姐,实在算是厚待了。不过他的左腿在幼儿园受了伤,很严重,在床上躺了近两个月,最近才能下地走。所以去玩都得抱着,小家伙真沉。

    晚上,银砣闹着要跟我睡。还是家里的床舒服!挨着枕头倦意己深。

    12月12日

    11点11分的火车。

    八点半醒来,银砣非拉着我赖在床上不肯起。每隔阵子再见,银砣总特别粘我,比平时更娇纵些。吃饭睡觉都要挨着我,出门跟着我,刷牙洗脸也要一起排着才开心。起床再哄银砣起床己经十点。

    叔叔在我洗脸的时候下了面并煎了荷包蛋,说:汤要喝完,尽是排骨炖的汤。

    我恩了声大口大口的吃,平时从不爱喝下面的汤我全喝了。明叔一直待我这样好,想到昨天么叔的短信,对比一下,眼眶湿润。为了待我好的人,我爱的人,我要努力。

    十点半出门,叔要开车送我,我拒绝了。大步迈出门前行。

    再见,亲爱的银砣,祝愿宝贝早早健步如飞!

  • 也许,很快将沉没在另一种生活。随着某个男人起起伏伏,不留余地付出与相爱,为了要幸福和忠诚地相伴。我很珍惜现在的自由和宁静,竭力享受,甚至能感觉到时间划过手掌的触感,那些抓也抓不住的真实。

    我们的心如此固执。切肤之感。

    我又是如此自私。自私自私自私.....心脱僵了,是狂奔的野马,抓不住......

  • 大大的操场,干净而空旷,斜阳余晖照耀,显示着静好。我闭上眼睛,慢慢的朝着前方走.....

    眼睛里没了色彩和光亮,一切声响异常入耳,微风扑面,冰凉而欢畅;机器运转的声音,轰隆有节奏;还有车声人语。这些平时可能会嫌嘈杂的声音,在你闭上眼睛后,都变得生机而欢快。想起花满楼,他不属于人世,可我想世上总有这样的灵魂。他看不见,可他的脸上总带着幸福而满足的光辉。他用心感受这世界,宽容而博大,一切美好。

    当你累的时候,闭上眼睛,哪怕只是聆听风声。

    我计算过,按碎步踱走,到顶约十分钟,明知道没有任何障碍物,在两分钟后再也忍不住地睁开眼睛来,我的步子踩不了直线,正常人要蒙了眼作瞎子这样不容易。想起,想起许久前的某天在人潮人海里,鱼对我说:闭上眼睛,把手交给我,跟着我走,你只需要相信我。

    然而同时想起那天的穿着,水绿色双V领雪纺纱裙,上面有怪异的涂鸦,腰的部分有些流浪纹褶折,裙摆非常不规则,一侧至膝一侧至小腿肚,柔软而飘逸,真是漂亮极了,我却配了双卡佛儿的棕色无根皮鞋。那时候大概以为好看,现在想来心里发窘。

    我想着相同的场景,谁再对我说那样的话。

  • 2009-12-03小记。 - [婆婆妈妈]

    1。在睡之前绝对没有过狂想。梦见舒淇,斜靠在门槛上,明眸皓齿,浅笑眺望未知处。望着她,我想,她不快乐。 然后,她沿着练马场走很远,停在栏栅处,随即模糊。真迷人啊,舒淇淡淡一笑,便胜过许多精致容颜。我一直很喜欢她,那种非标准美的诱惑。

    2。滕固的文字。他婉约地娓娓而诉,一小段一小段的故事,不华丽不渲染,往往在结尾时突然出乎意料地了断,些许惊艳,惹人深思。如《壁画》,以血作画,画的是一个僵卧在地上的人,一个女子站在他的腹上跳舞。他并不提那人的死,然想象这血淋淋的诡秘场面,我却又惊于他的巧妙构思,又泛呕。他的故事都是独立片章,所以看到《乡愁》竟是《银杏之果》的续集,心里一阵欢喜。把瑞儿和秦舟的故事做了个了结,虽不喜欢那么隐晦的感情,但总算有了个结果。还有许多精短的小说,如《石像的复活》、《古董的自杀》、《鹅蛋脸》、《两人之间》等等,都以留学日本为背景,主角大多是艺术家,偏执,颠狂。

    3。个别文字。看书有时候就这样没劲,一个作家的故事总有许多相同的布景。例如滕固的,大约是海派文字的特色,因为留过洋。故事的结局无一例外的以悲剧收场。例如渡边淳一的著作,《失乐园》和《一片雪》里,在酒店偷情,酒店里的设施描绘带给读者的想象几乎是一致的。还有些片断也是相同的,说起来麻烦,略过吧。

    4。《曾经有个人爱我如生命》,每个章节配上普希金的节选诗,相得益彰,谈不上荡气回肠,但读完之后,却被结局梗得心疼,掉下泪来。喜欢钱嘉遇。爱S钱嘉遇。不是爱他的多金,是爱他满是伤口的爱,爱他大难时的温柔。唉唉,真糗啊,我总这样。突然想起自己看戏,因为喜欢某个角色,感情失控,没有正邪之分。

    5。普希金诗歌节选。

       “被你那缠绵绯恻的梦想,随心所欲选中的人多么幸福,他的目光主宰着你,在他面前,你不加掩饰地为爱情心神恍惚。”

        “日子一天接着一天飞逝,每一分钟都带走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两个人期望的是生活,可你看,死亡却己临近。世界上没有幸福,但有自由和宁静。

    “己不会再有那样的月亮,以迷离的光线,穿过幽暗的树木将静谧的光辉倾泻,淡淡地,隐约地照出我恋人的美丽”

    ......

  • 2009-12-02这段日子. - [时光漫步]

    看似波澜不惊,心却越了很远的历程,离过年越近,越是心神恍惚。

    与爱相关,或与爱无关。好像自己是个不负责任的人,总被人推着在思考。不主动,不扎根。

  • 2009-11-30自省。 - [婆婆妈妈]

    必须承认,我的爱存有浮浅。从少女到现在,全无更改迹象。

    我喜欢长相漂亮的人,当然不是单纯的漂亮,得与气质、品味相匹配,否则,那漂亮有形无神,是毫无吸引力的。我的爱,得由这好看的外表,慢慢渗透,逐步温热,只是难以疯狂。事实上,男人是绝不能以外表定夺的,璧如涵养、地位、风度,善良等等,气质品味俱佳的漂亮男人很有可能是玩弄女性的高手。我内心通透地浮浅着。

    S君是我的初恋。多年以后五官依然夺目,然再看到,如观橱窗里的美丽礼品,并且觉得,我那样纯真爱过的卡通人儿,怎么就凭空浪费了精美外壳。爱是有期限的。

    可我相信,有无限期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