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9-18惊诧 - [小城故事]

    因为皮肤过敏,晚上不能安睡,这些日子总觉得特别疲惫,连眼睛都酸涩难耐。

     

    那天下午,买了药,连饭也顾不上吃,邀了的士就往小姨家奔,再不洗澡擦药,姐真的崩溃。洗刷完后下楼吃饭,碰见闲逛的癫子,很难得,他陪我吃了晚餐,我陪他买了衬衣。那天,破例地小姨回家很晚,我玩游戏,癫子在一旁说他的姨婆婆,说着说着,居然哭了,就像孩子那样毫无顾忌。我真手足无措了,这~~~什么跟什么~~~~~

     

    慢慢的,才知道,姨婆婆是他奶奶的至交,是个老师,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奶奶己去世十七年,从小到大,姨婆婆都当他亲孙子一样疼,不论在外面遇到什么挫折,他都会到姨婆婆那儿坐坐,她总能安慰并指引他,这种因为宠溺和理解所产生的情感,甚至连妈妈都比不上,因为他妈妈是个勤劳的女人,仅仅是在生活上把他照顾得很好。他说姨婆婆死在她老公死后的一个多月,之所以走得这么快,是因为她亲眼目睹了他的火化。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也料想不到一个大男人的感情和眼泪竟然这样脆弱,当然,如此真性情却令人感动。想到爷爷过世,一阵伤感。

  • 我们都属于认真生活的那类人,真实又坦率,只是说起话来很漫不经心。其实有什么所谓,如果内心舒坦的话。

     

    很多年以前到现在,有个男孩叫子岸。从他高中毕业到大学四年再毕业,到参加工作,到找女友到结婚生子,我们的友谊虚拟又真诚的存在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偶尔不经意的想起,不自觉地祝福。我对网络不索取,不抱异想,平淡无奇。我和果子,相互存在不孤独。

     

    不是没有想过过渡到生活中。只是,我们都不是勇敢的人。必须承认,有些事情在冲动的时候没有去做,尔后便很难完成。那末,做与爱情无关的朋友。谁于谁,不是过客?

  • 2011-07-03生活。 - [小城故事]

    和女人聊天聊到她现在的男人,总免不了几句臭骂,想想真够三八。女人心里有积怨,算是种发泄,我嘛,见第他一眼就没好感,再加上他的狗血行为,不说则己,一说则损。女人在草堆里扎了几乎所有大好青春,居然扎坏了眼神。好在我们彼此深知,感情独立,他即使是她男人,和我也没任何关系。我们说好,将我们的对话(大部分都是我的损语),好好的保存起来,某日他若作了陈世美或者对她不好,而她又准备离去的时候,就给他看。估计七窍生烟,哈哈......

     

    怎么还会有这种幼稚的行为?幼稚让我们快乐。

     

    有种对幸福的绝望,随时让泪盈眶。过去对自由的挥霍,不过是场盛宴。爱情是指缝中流走的青春,生活是什么?

     

  • 当你离开一个地方,哪怕只是短暂生活过,你会不舍。

    当你第二次再到一个离你遥远并以为不会再到的地方,你会想,生活多么的巧妙。

    一百个讨厌提着繁重的行李到任何地方,可是我总会遇到这种过程。上车的时候想着到东站下车的,结果一觉睡醒己经过了好远,司机说拿着喇叭喊我都没醒过来。哭啊~~~奶奶的,最怕发什么事就会发生什么,姑奶奶己经一百零一加N次发生这种臭事,我一开始逞着不睡的~~~觉得自己无法控制睡着的前一秒,我以为我会在快到的时候会潜意识醒过来的~~~

    今天是他生日,我说送个条件给他,他说条件是对他好点和他在一起。偎着,好像不需要多说什么。

    生日快乐,亲爱的。我努力完成你的条件,祝你心想事成!我知道你现在想什么,呵呵,想我们买的几组彩票中大奖!接下来要做的事,真的很头痛,不过,还是要加倍的去完成,加油!

  • 2010-10-10夜深 - [小城故事]

    周末。每此时,显得安静。看完《新月》己凌晨。

    贝拉深爱爱德华,即使他那么冰冷,于是,她也爱雅各的温暖。我若是贝拉,一样会爱上他们。爱本身就是残缺的,鲜明就好。

    对面楼的一对年青男女又打起来了,谩骂,摔东西,各种破碎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格外揪心刺耳。这样的情景三五天会上演一次。估计每次能闹到凌晨三四点。分开吧,分开就好,何必呢。

  • 2010-09-22中秋。 - [小城故事]

    收到祝福才惊觉到了中秋,时间过得这样快。中秋快乐,亲人和朋友,还有可爱的小皓轩!

     

    仨变成了贰,他走了,想自己单干,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所以我们一点也不讶异,反而觉得更好些。这些日子的相处,觉得他挺自私的,且在做事的理念上有许多与我们不同。渐渐进入状态,越来越多的发现自己的不足,而这些不足不仅仅是努力就可以获得,最重要的是太多的时候需要它,却真的不是自己的兴趣点。闷了好一阵,转念又想,何必拿自己的短处去和别人的长处比呢。呵呵。

     

    晓查看星座说自己今天财运相当不错,我们特意买了三张彩票,哪有那么好彩的事轻易就遇到哦。

     

  • 2009-12-25圣诞节。 - [小城故事]

    想不到圣诞节会是在厦门过的。原来还想着今晚和那几个女人聚餐,喝点小酒。如果可以放烟花,就孩子气地兴奋下;如果想要醉,多喝几杯。

    住在二十二楼,早上,在晨光中醒来。异常明净的光亮,又缩进被子里,想着如何修饰肤色。后来,也只是轻描了下眉。我最近很疲,还经常抑制不住哭。我心中的希望与绝望一直在抗争,不输不赢。

    忙完,顺利地找到上次的美发屋,找到上次的发型师,为糟糕的发型返工。他很好看,还很耐得住看。一切适中,从身高到肤色到穿着到气质到言语到笑,安静地存在着,又不容忽视。让人觉得舒服的样子。寒喧了几句便专心看杂志,跟他说只要比上次好看就好,连镜子也懒得瞄。他说我性子真好,我笑,没有告诉他,从来没人觉得我性子好。两个小时后,完工,虽然比上次好,仍不是我心里想要的样子。送了双免绑鞋带给他,作圣诞礼物。俗一把,山长水远地相遇两次是缘份。

    买了奶粉。买了四本书。给自己的圣诞礼物。

  • 2009-12-15盛迎圣诞~ - [小城故事]

    虽然阴雨濛濛,但这一排红衫白须的圣诞老头齐吹号角的装扮喜庆无比,吸引了所有路人的眼光。

    遗憾的是我不懂拍摄~~呵呵。

  • 2009-12-14周记。 - [小城故事]

    (中山公园某处)

    (某条街段,忘了)

    12月7日

    武汉的冬天是不是经常这样湿漉漉的,让人心烦意乱。吃不好也睡不好。

    漫无目的地逛了一天,从中山公园到闹市,除了棉袄是必买品,其他的都是可有可无,只要没看到一定不会记起想要的东西。现在都在我手里。

    想着那一大堆行李,真是自我束缚。

    12月8日

    街道两旁都是上了年纪的枫树,萧风中,落叶满城飞,姿态万千,隆重而壮观。

    植物的损落大概是没有痛感的,有人看了不免伤感,我很喜欢。一大片凌乱的琥珀色,在浅亮天色映照下,极具美感。葱葱郁郁的绿固然生机勃勃,干净交错的树枝却若盛景未央。

    耳朵里塞着音乐,我在想些什么呢?似乎什么也没想。

     如果有,全是幻想。

    12月10日

    关于武汉的几个新印象。

    第一,公交车上很少出现让位现象,老人再巍巍颤颤,年轻一辈仍稳坐泰山,有些低着头摆弄手机,有些半眯着眼,有些扭头看窗外,说白了,就当没看见。这就是武汉的城市文化?

    第二,湖北的女人真强悍。某据说全国连锁美容院,说是新开张活动推广,顾客可享受各种优惠体验,然一躺下,从高级美容导师,到院长,到所谓的品牌经理,轮翻狂轰乱诈,我原来因为疲劳想要舒缓下,结果变成噪音折磨。最后忍无可忍,洗到一半付了应付的,好走了之。公交车上年轻女子声色俱全地八卦女生同居不合琐事,漫无止境般。等等,实在让我对湖北女子生出远而敬之的惧意来。也许有些片面,但心里当时就这么觉得。回程坐的是拉萨到广州的列车,与邻铺男孩闲聊,他说在深圳念大学时也有湖北的女同学,他们男生私底下说找女朋友千万不能找湖北的,真吃不消,呵呵。

    第三,武汉的自助餐是论两称的。既然论称干嘛还要叫作自助餐呢。九头鸟的称呼绝非空穴来风。

    12月11日

    终于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奔往长沙。一上车安坐嗑睡便至,真好。

    下午两点,碎雨中到明叔家,温暖如归。银砣在许久未见后开门那一刹亲昵唤我姐姐,实在算是厚待了。不过他的左腿在幼儿园受了伤,很严重,在床上躺了近两个月,最近才能下地走。所以去玩都得抱着,小家伙真沉。

    晚上,银砣闹着要跟我睡。还是家里的床舒服!挨着枕头倦意己深。

    12月12日

    11点11分的火车。

    八点半醒来,银砣非拉着我赖在床上不肯起。每隔阵子再见,银砣总特别粘我,比平时更娇纵些。吃饭睡觉都要挨着我,出门跟着我,刷牙洗脸也要一起排着才开心。起床再哄银砣起床己经十点。

    叔叔在我洗脸的时候下了面并煎了荷包蛋,说:汤要喝完,尽是排骨炖的汤。

    我恩了声大口大口的吃,平时从不爱喝下面的汤我全喝了。明叔一直待我这样好,想到昨天么叔的短信,对比一下,眼眶湿润。为了待我好的人,我爱的人,我要努力。

    十点半出门,叔要开车送我,我拒绝了。大步迈出门前行。

    再见,亲爱的银砣,祝愿宝贝早早健步如飞!

  • 现在所处的位置,厦门市莲坂国贸大厦后某大厦二十一楼,住在这儿,实惠到令人惊讶,我很喜欢,原本就很喜欢厦门的。现在这喜欢蔓延到厦门所去到的各个角落。大大的阳台,落地窗,海风没有方向地吹,一眼望去,万家灯火,璀灿烂漫。

    傍晚到外图书城搜书,那儿藏书量非常庞大,不过特雷庇仍然缺货,失落之极。买了三本难得一见的小说杂刊,似乎颇具含金量,刚好可以打发在火车上醒着的时间。

    书城地下室是游乐城,我是看到教学桌球技艺的招牌才进去的。哇哇~~~好漂亮的桌球室,银白色的桌球台尊贵时尚。去过的桌球室,台面大都是绿色,偶尔也有蓝色,台球是优雅的运动,绿色安静,蓝色添了少许活力,银白色就好似把它变成一项活力十足的运动。色彩能调剂人的情绪,一点也不夸张。静坐在休闲椅上观看陌生人打球,很愉快。想起自己小时候,约莫八九岁,和弟弟一起练球,完全不懂规距和技巧地自练,弟弟当时才四岁多,球台高到他的鼻子,不给他玩他就哭闹,因为太矮小,没办法用手支撑球杆,就用左手的中指食指固定球杆,右手练掌似的推。母球靠着库边还好,要是在中心部位,一杆下去,周围的球全移位,晕~

    折到好又多买了满满一袋吃的,明天下午两点之前可以不出门。

     

     

     

  • 2009-10-27泉州小记. - [小城故事]

    上午去了趟晋江,打车賊贵。从泉州到晋江不过二十分钟的车程,起价最少四十,晋江也离谱,镇内起步价二十,贵过上海。陈埭沟西的某条公路正在重修,灰尘弥漫,在阳光下特别扎眼,十字路口始终排着长长的等待过红灯的车辆,无法疏通般。心里真够揪啊~~~就是这么扎眼的地方,它孕育了无数的鞋界品牌神话。市中心相对好许多,但小镇无异。想着上次从梅山转到南安九都,真是迂回荒凉,像是冒了次险,现在想想都发寒。听一个女孩说,这边一入夜很乱,有些地段晚上车子也不敢过,一办完事马不停蹄地回到泉州。

    一路闲逛,三五步一茶庄,以铁观音、大红袍居多。我虽不爱喝茶,但对茶是天生的喜欢。调酒是情趣,泡茶却极其雅致。一泡一茗间,远了尘嚣静了心。我也不懂茶,这莫名的衷心的喜欢显得有点盲目,呵呵。我想象过,成家以后,整处小茶间,茶具最好是红木桩似的,架一桌象棋,附庸风雅亦乐在其中。我家祖坟附近的山上有些茶叶树,是什么茶不得而知,小时候每年开春,奶奶都赶早去采青自制茶叶,平时也不爱喝,但每年的初一一定会喝上几口,香淳甜润。奶奶真的能干及了。

    下午去厦门~~~高兴。

  • 第二次到泉州。这个地方,我来一百次也会觉得疏离。

    一下车人便病了似的,乏力虚脱。到处都是司机问你要不要搭车,摩托、的士或私家车,因为是外地人,漫天开价,这些人皮肤黑得有点蛮横,火车站地段偏颇,我便心生出怯意来。这个时候,觉得一个女孩子这样独行好可怜。我不说话,表情大胆冷漠,只摆手,然后上国道拦辆的士直奔酒店。

    订的酒店在历史博物馆后的庭院里,老树参天,庭院深深的感觉。酒店只剩一楼有房,急切的想要休息,无力挑剔。郁闷的是手机信号奇差,偶尔能接到电话,那一定是拔打的人运气好。有闲置房时又懒得更换,呵呵。

    地段不错。出门是东湖公园,右拐便是公交车站及电影院。再往前走是条商业街,诺大的“必胜客”远远可瞧见。影片告示栏上接连两天都显示着《阿童木》、《建国大业》,悉悉数数地有一两个人买票。门口有卖茶果冷饮的,就一家,感觉反倒优质。我没有去看,不想一个人看电影。印象中,还是高二时和鱼看过一印度片子,那是最近的,放的什么内容全然没记忆,只记得心若小鹿乱撞。

    泉州是有名的侨乡,许多富豪台商祖籍都在这儿,这是泉州人的骄傲,也是有经商头脑的象征。晋江的鞋业石狮的衣服安溪的铁观音,无不赫赫有名。 这儿整个上午行人稀落,到傍晚就突然沸腾了似的,人潮若泄,车辆密密麻麻。

    特意找了家市井小店,尝尝地方风味。肉棕、牛肉羹、芥菜饭,老板听我口音是外地人又请我吃了现做的芋包,就是面粉裹香芋再油炸,据说过年过节或特定的日子才炸来吃。坦白说吖,味道真不乍滴,尤其是肉粽,我没咬第二口。饮食习惯差得太远,回到酒店又泡了桶辣旋风。

    某友说我似乎没留下什么记忆,意思是没有观光胜景,也没留下照片。我说,真正的记忆,在心里。

    我是个偏执的人,只对自己喜欢的事物偏爱与执着。例如听歌,我讨厌的歌星唱的歌是永远不会去听的,像杨丞林。提到这个名字自己也觉得低俗没品。只是为了工作而路过的城市,我把激情留给工作。至于感受到什么,纯属偶然。

     

  • 南昌火车站。

    挑选了个空旷的位置坐了下来,一边看报一边啃KFC买来的奥尔良鸡翅喝酸奶。我几乎是不吃肯德基麦当劳类食物的,胃和嘴都非常不喜欢,除非在没得选的情况下,像现在。长年的东奔西跑,己经学会在任何情况下,保持平静的心并适当补充营养和体力。为了不变得更瘦,吃东西似乎都带着股狠劲,虽然看上去慢条斯理的,心里是着实发了狠的----吃不下也要多吃几口。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在我身边坐了下来,引起我注意的是她手腕上民俗味的素色布包,印着素描似的花草,像手绘上去的,漂亮又雅致。这样的包挂在时尚女孩的手腕上照样相宜,并彰显着不俗的品味。片刻,老太拿出火车票,隔远点再隔远点,咪着眼睛看,我忍不住提醒她:“阿姨,您跟我是同一车次,不急。”老太谢了我便嘀咕起来:“老神经!真是老糊涂了!!”我不明白也无意闲扯,礼貌地笑笑继续看报。老太似乎急于倾诉,不理会那么多,继续对着我唠:“老神经,这不还早着吗?瞧,还晚点呢,都说不用那么急,他急着投胎似的赶,就因为我上个洗手间慢了点,在大庭广众之下甩手就是一拳......"说完这些又忠告了我句:"丫头啊,你找老公一定要放亮眼睛,千万别找比你大得多的,最好是同年或者比你小的!"

    老太说的老神经应该是她老伴,那老头应该脾气异常暴燥,并且当着众人面打了她.也许是体恤老人家满腹的委屈,也许是对她的忠告感兴趣,没有像她那样年纪会建议年轻男女婚恋女大男小最好的。我与她攀谈起来.老太很健谈,南昌市人,普通话很标准,口头陈述有一定水准,应该受过相当的教育。虽然己上了年纪,但从五官可以看出,年轻时是个大美人,鼻子非常秀丽,皮肤白皙,长着淡淡的碎斑,那末年轻时皮肤也应该是干净的干性或中性。

    我问:“为什么?”

    老太恨恨地说:”年轻的女孩子以为找个比自己大五六岁七八岁的好,成熟会照顾自己,还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呸,不是那样的,男人比女人衰老得快,尤其是上了年纪后,非常明显,脑子不好使了,神志不清醒了,身体也坏了,那时候女人的坏日子就来了,要侍候他还要受气!“

    乍一听,真新鲜。因为从没听人说起过,奶奶服侍了爷爷十年,直到爷爷离去,奶奶哭得肝肠欲断,也没听她抱怨过。仔细回味下,又很在理。人生是注定的,有得必有失。

    老太说,两人相亲的时候,老头瞒了年龄的。早些年对她是言听计众,让他脱衣服他不敢脱袜子(原话,呵呵),现在,把他服侍得妥妥贴贴,他也总是这不满意那不对头。离他近是跟踪他,离他远说她跟不上。接一下他的电话是监视他.......一直听她愤愤地说,我插不上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一阵悲凉。好在很快就上车了。

  • 2009-10-2410月24日 - [小城故事]

    清晨,老胡搭乘早搭机回了广州,而我,下午独自前往福建。

    约莫八点醒了次,忘了厚厚的窗帘紧关着,以为天未亮倒头又昏睡。到十点醒来。总这样,心里揣着事,即使不调闹钟,也会在心里预计的时间醒过来。下午两点退房,在这之前我需要做许多琐碎的事。

    楼后面是条买卖瓷器用品的街道,有一对男女对骂了一早晨了,最少也有两小时,一直那么骂,声音从哄亮到夹着沙哑,一句也听不懂。要知道,骂架时的话都是最本土最野蛮的,外地人能听懂那就不叫外地人。我也奇怪了,真能挺的,换做在我们那儿,骂这么久是不可能,估计在高峰期就干上了。连骂架也可以声嘶力竭中不愠不火,他们是文明的。南昌给我的直观感:城小人多,交通拥挤,民风相对纯朴。

    上次过来时,在北路某超市旁的夫妻食店吃了尖椒炒牛筋,美味至极。临行前又绕到那儿饱吃了顿才满足的离开。

     

  • 诸事不顺啊。买错车票,本来从武汉到南昌只需要三个小时,但今天坐了六个小时。晕~~我怎么老这么粗心呢,买票之前明明都查好的。更气人的是,虽然是卧铺,但是睡了两个小时醒来后一直很闷。临下车的时候一抬头才发现,墙上挂着十七寸的液晶电视,并且是电影剧场。恶死我啦~~~被一古灵精怪的小男孩练武功时把手背撑掉块皮,我问:你练的是九阴白骨爪吗?他抬头惊讶地回问:吖,你怎么知道?5555.......

    到南昌己五点,预订的酒店因超过预留时间被取消。站在车水马龙的广场站台,突然觉得,好累......

    八一广场附近的酒店几乎都己客满,什么日子?转到二七北路,又住到第一站。

    因为真的不错,顺带帮它做下广告,超低价格,星级享受,建议到南昌玩又需要住宿的朋友可以考虑。

    天气很好,阳光也恰到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