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实生物钟好早就醒,一直没力气起,望着窗帘在晨风中轻轻摇曳,果仔横睡着面向我无限稚美,突然想起有叫他爷爷过来接果仔,手机放在客厅充电设置无声,立马光脚奔向客厅,解锁一看,四个未接电话,正准备打电话,感受到肌肤的温热触感,回头一看,果仔笑咪咪的偎着我,同样光着脚。抱起果仔,那种来自血源的情感亲密到无以复加。总是这样,我只要一离床,果仔便会跟着醒。

    送果仔走的时候突然下起豆大的雨点,和往常一样哭的撕心裂肺,伸出无助的小手想要抓住我,一直扭头望我。你这样我很难过,孩子。因为哭得厉害阴囊会肿起来,更多的是害怕和担心。果仔只要和我在一起无论做什么都觉得很快乐,或许内心同样把我当成很有趣的玩伴。但他对外公外婆还是蛮亲昵的,不会那么患得患失,我在或短别都不会那么抵触。

    孩子他爸在给我电话时很少问起孩子,这点我刚开始特别生气,到后来觉得可有可无,他偶尔问及我还觉得别扭。远离幼儿的父亲,问及孩子就像问候普通朋友,这不是件很奇怪别扭的事么?他很高兴我前天晚上给了他电话,觉得这样足以。其实前天晚上我们在争吵,但他说他不记得了。这是个需要巨大勇气去一起生活的男人,我现在疲惫到没有力气给自己勇气。

     

  • 半夜,凌晨三点左右,果仔又红火大烧,我惊得睡意全无,喂了药后又用高度酒手心脚心腋窝进行物理降温,果仔抗拒一切除环抱以外的碰触。一直没出汗,我不敢睡觉,端来凉水,用毛巾敷额头,可是只要毛巾一挨发肤,果仔就闹,我日啊,憋屈~~一万句草泥马略过~~~这是什么娃???果仔,你确定你是我儿子不是我的劫????好吧,我是你妈妈,你还幼小!一直拍到果仔熟睡,再用毛巾轻敷,连熟睡了都那么警觉,会用手推开,然后侧向另一边,好吧,那我敷大椎穴,同样可以很好的散热。直到四点多才降下温来,果仔开始冒大汗,浑身湿透,我总算心定。可~~~睡意全无。

    才接近五点,天色己破晓,透过厚厚的窗帘,朦朦胧胧。过度的透支和过度的清醒让我心生出悲哀来,想起那个台湾风水大师观我手相后说的话,如同魔咒时不时锥心。

    到了上班点,我抱着果果叫了句他爷爷,果仔便带哭腔打我。孩子的心思这样敏捷,我心疼到隐痛。泡了牛奶,我坐在沙发上,果仔坐在我腿上,他爷爷一从卧室走出来,果仔的身体立马更紧地贴向我,扬手作势要打他爷爷,然后跟我说,他想睡觉,到床上去。呵呵,己经会用小心计啦,我心欢喜!

    和每天一样,我去上班时他总是哭得很烈,今天不知怎么搞的,或许是因为身体的疲惫导致情感虚弱,眼泪不由控制。果仔,虽然真的很累,可是妈妈也愿意分秒和你在一起。

  • 2016-06-27粹粹语。 - [婆婆妈妈]

    果仔身上比昨天更严重了,背部的水泡破掉血红血红的,抱着他时,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背上的红肿。每喂药果仔都哭到嘴唇成灰,妈妈尝了其中一种水济药液,说这不该是幼儿吃的药,那么苦难怪果仔抗拒,便不让喂。金银花解毒颗粒放在水壶里偷喂掉。到了晚上,果仔把我拉进我们的卧室关上门还要打上反锁,不让妈妈进来,好像这样我便是他一个人的,内心安稳又愉快。然后和我平躺在枕头上,我侧对着他,他想睡的时候偶尔用手摸摸我的耳朵。我必须面向他,果仔只要清醒不能忍受我背对他,会哭闹和抓头发。我真的很累,若是没有果果在旁,该是轻易能无知觉地睡去。

     

    看着这个房间里的东西,每一样都是我亲手购置,小到一块洗碗巾,虽然还欠缺许多,内心也是饱满舒适的。我只想,有个地方,可以光脚和裸睡,可以躺着看电视不在乎姿势或老注意着别露出底裤来,可以一边敷面膜一边慢悠悠地做其他事不用担心雅观与否。从卧室睡到沙发,开着电视玩手机,阳光和喧嚣在窗帘外,我和身体在房间里。

     

    果仔快快好起来,这是你能给妈妈的爱。

  • 2016-06-24久违了。 - [婆婆妈妈]

    想起,翻开来,最后一次的记录是2013年9月18日,至今不满三年,生活却如此巨变,很是嘘唏。我一直想要把这种习惯保持一辈子,那么,从今日起,我会像过去一样,作好心路记载。或者说,和自己对话。

     

    即刻感,泪湿眼帘,想要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失语,不知从何说起。

  • 昨晚说某人,不将情绪寄托于文字也是种成长,突然想起这被遗忘的角落。

     

    在干涸了几乎整个夏天后,秋至便雨潺潺,天色灰暗,但空气湿润干净。我难过的是,时间过得这样快,我仍停滞不前。奇怪的是,我居然像个小女生般对感情蒙生出异想和冲动。这样不成器的我,真让人失望。

     

    唉,没什么值得记录。除了轩轩的成长。总想帮轩轩做份成长记念册,等将来送给他作成年礼,却身心疲惫的没有动。轩宝越大越好动,除了睡觉和看熊出没的时间,总在闹腾。机灵但缺乏记性。估计是个晚熟的孩子。

  • 2012-12-09阴雨连绵 - [婆婆妈妈]

    讨厌冬天,尤其是下着雨的冬天。

    玩了一下午的英雄杀,头昏老胀。晚上在二舅家吃饭。很喜欢二舅和二舅妈,没事一起瞎唠叨,二舅不经意的灰谐总能让我心情愉快,饭后三个人围坐在烤箱旁看综艺节目。八点左右,到同学们喝茶扯淡根据地下了两局象棋,虎哥棋艺着实不错,估计和二舅有得一拼。

    他电话不断。挺闹心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仅仅是喜欢简单又有点小新鲜的生活,可和他在一起就是感觉不到,并且脾气越来越坏。怎么走都不对。

  • 轩轩越来越贴心,呵呵,很爱!小家伙观察很细致呢,回家时穿了新买的高跟中靴,敲门时,他透过纱窗认出我,喜不自禁地跳着开门,等玉红开了门,他一个箭步冲到我怀里,然后打量了我乐滋滋地问:“果是么个鞋?”哈哈,笑死我了,很快他又发现我的手链换了,估计他很喜欢特意亲近了下。小家伙脾气有点坏,都说是我宠坏的。我……我能不宠么,等他再大点就会严格要求了。虽然很宠,但他还是畏惧我滴。

    奶奶自从爷爷去世便开始试着让自己清闲,为什么说试着呢,在乡下呆过的便懂,很多老人操劳了大半辈子,勤劳不过是日常习惯,不做事反而心里空落。她这来之不易的清闲还是被逼的,因为哮喘比较严重,一劳作便喘不过气,叔叔们和爸爸一见她作事就急,现在总算适应了。这不,没事就当轩轩的看护,她宝轩轩宝得紧,一见他就乐。看着这老小逗乐的样子,真心极爱。

    你们健康,我很快乐,所有的亲人,如是!

  • 2012-12-01如是我想 - [婆婆妈妈]

    争吵,这在我们最近的生活中实在太平常了,我甚至怀疑是不是缘分将尽的前奏。还是我们已经不相爱而不知。很快合好,但又会因为另一些小事吵。我承认,许多时候对细节要求过于完美,有时心里明白嘴上却又蛮横固执。那些原因只有我们自己清楚,无处可诉。我觉得我们真需要好好分开一段时间,各自沉清,相互思念,用作将来能否走下去的检验,很显然行不通,他不想分开,我也不想放纵他。

    昨天,他陪我买了些吃的,然后,他去长沙我回了自己家。分开前说好回来一起去看他外婆。我家特别闹,屁大点小孩都到我家找轩轩玩,闹得头直泛晕。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清静的环境。于是下午便到了他家。他爸妈都不在家弟弟晚上会回来,但是个特别安静的男孩,各自消遣,很自在。

    很少一个人呆这儿。想想他,其实他让我觉得很温暖,因为自己在他心里很重要。这么多年,真的为他做得太少,总是他照顾我。换了床单,过去总是指挥他换,唉,他做事比我扎实细致,说是指挥还真有点依赖。帮他整理了衣服叠好并分类,惭愧,第一次。煎鸡蛋煮面条应付了晚餐,大部分是他动手。洗澡,并洗了四条牛仔裤他两我两,手洗哦,过去都是丢洗衣机要不他自己,不想养成他的脏衣服我洗的惯性思维,每次洗衣服他都说,牛仔裤要后丢进洗衣机,不然容易破损,最好手洗。然后,拖地板。自己都觉得很贤良,呵呵。

    亲爱的,我要对你好,应该对你好。
    我努力,你坚持。

  • 2012-11-28平淡 - [婆婆妈妈]

    早两个月前就看到枇杷花开了,素白微朦,直至現在不见凋凌的迹象,我以前从不曾注意它的花期這么长,会持续到明年四月左右。记忆串连,应该是这样。

    许多微弱的美好,只有用心,才能发现。

    我常奢想自己能休养成不愠不躁的女子,即使生气,也能淡定到似乎与自己没关系,或者压根不在乎。可是我不行,狮子座的天性摆在那,隐忍会让我难受,虽然过后会后悔。

    最近爱逛天涯爰玩英雄杀,摸着平板就是天涯,摸着鼠标就是杀,没时间也没兴致聊天,真的是孤僻到家了。两天沒杀了,很想。我比较喜欢玩的角色如,刘伯温,西施,韩信,刘邦,曹操,赵飞燕和虞姬一般吧。着魔了。

    这两天都被红姑(我帮她取的外号,嘻嘻,很喜欢钟楚红,刚好这位同学的名字里也有个红字。)
    叫到人民医院的宿舍里打牌,一帮子女人,本人很喜欢红姑,但实在难以接受打牌时什么琐事都唠个没完没了,女人的天性吖,呵呵

  • 湿冷的天气比我记忆中任何一年都要冗长,偶尔天空放朗,就像大病全愈般舒坦。每天望着车水马龙的街和灰蒙蒙的绿,特别困乏,每天都想早早的好好的睡,但是每天都未如愿。左眼变成三眼皮己经很长一段时间,好像她原本就不是双眼皮。

     

    太喜欢夜。华灯初上,流光溢彩。这个时候,很自在的做自己喜欢的事享受又愉快。即使,什么都不做静静的躺着,全身心毫不受力的状态也舒服之极。去年我还想,在桃花开的时候,去摘新鲜的桃花,然后晾晒磨粹,唉,这杂粹天气把闲情逸趣全给毁了。

     

    很不理解自己的心,这么不安分。因为很累,所以习惯了旧习惯么?小孩子从试音房伸出个脑门问,是不是真的末日了?你会怎么办?

     

    我说,我喜欢。

  • 2012-03-08躁。 - [婆婆妈妈]

    生理期,躁得要命。

     

    好讨厌心浮气躁的自己,可是无法抑制。我其实不是真的在乎或计较什么,就是不能在躁乱的时候,好好说话敷衍的笑。他们在我心里越来越亲密,所以,我才这样无所顾忌。质朴的唐唐,乖张的隆隆,还有兰兰和骚骚。因为大家在一起相处轻松,所以才容易快乐吧。唐唐自从参加了培训,整个人变得我都有点不适应呢。

     

    妈的,又加我,那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扭曲情感,我真想剖开他的心脏。

  • 2012-02-16说说。 - [婆婆妈妈]

    真的不喜欢一个人看电影,还是一个人看了。又哭又笑,像个傻瓜。总是这么轻易的为一些小情节波动,哭或者笑,似乎停留了成长,又停留了老去。

     

    主角是仔仔。好多好多年以前,看流星花园的时候,女人说,我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像他一样。我没有告诉她,那是因为仔仔和他好像。现在看仔仔,眉眼间的间距似乎小了,清俊优雅的模样演饰潦倒又不羁的赛车手,总欠缺了点味道。在尾声时,女人打来电话,说心情不好,想骂人,听我骂他。我知道,她是让我骂姓陆的。我没新台词,呵呵,除了地中海。估计他最恼火的也就这三个字。其实我最不会的就是骂人了,绕来绕去就那几个字。女人啊,你到底幸福吗。

     

    我们真的很无聊。生活真的很无聊。

     

    我真的,很想你。

  • 我经常会在恶梦中挣扎到无能为力时,倾尽身心地对自己说:只是个梦而己,然后脱竭地醒过来,大难尤存般庆幸。然而,人生这个梦,醒来睡去都一样。

    怎么形容这小日子?暗涌。

    什么我都有预感,然后睁不开两眼 看命运光临。

        记得当年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树梢鸟在叫。

      不知怎么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 我们在干嘛,女人?

    我们在干嘛,丫?

    也许就我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时常想起有关友情或爱情的过去,仿佛梦境。

    交错过,然后回到各自的位置,留下余温。浸透下半生。

     

  • 每天也还算过得紧凑,只是想来混沌。

    三十号到巴黎春天拍了组照片,留作纪念吧。我是那种一旦有了想法就会冲动到付诸现实的人,不然就觉得憋。

    那几天鱼到了深圳,我们没有见面,也没提出要见面。在同一座城市的不同象落,海风拂过我的裙角,或许又吹过他的脸。

    我变得不爱出门不爱热闹,只喜欢安安静静地呆着,慢节奏地做些喜欢的事。睡眠就像一场又一场斗争,努力地睡,疲倦地醒。少数不变的,例如,他发的简讯。他要永远这样爱我,我才会幸福到底。

    还有,欠人情让我觉得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