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今天,始料未及。

    华仍然未婚,应该连女友也没找。他的状况偶尔听他提及,也只是听说。那天抱着果仔碰到四哥,他讶异我抱的孩子,尔后送我和果仔去买冰箱的途中说了许多,大至表示理解,不论是对我还是对华。四哥是个谨言谨语的人,平时说话也算有份量.他对华的评价素来很高,也表示适当的机会会挺华一把。这样的相遇也算是一种释然吧。只是华的性格,那样隐忍又执拗,就像一道长长的干涸了的裂缝。

    承载原是一种负荷,我有时会被这种没有未来的关心压得透不过气来,可大部分时候某种关系明面上的终止并不代表掐断了内心的一切感情,那些年相互寄托的时光是最光鲜的青春,我们两小无猜般了解,欠缺的只是感情化学反应。一直以来,包括在一起时,华对我的关心都是清淡而绵长的,刚开始那样,很多年过去,还是那样,不增不减,以至于很多年过去,我有种从未热恋的缺失感。

    你以后不要再打我电话了,我那天这么说。如果你懂,但愿你懂。我很担心你,希望你内心放开这段感情,我想你该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这样你的心便有了真的归宿。

    我的婚姻就像一场闹剧。通常很少会去想及,我己经学会不去想及一切让自己不愉快的事。婚姻给了我唯一美好的东西便是果仔,于是我想,是我和果仔的母子缘分撮就了这段极不完美的婚姻。对女人而言,婚姻是保障,可对我而言远远不是,我开始朝着女汉子努力,满足自己和果仔,并开始有了远虑。

  • 2016-06-28心似火烧 - [时光漫步]

    当了妈妈才知道做妈妈如此不易。担心着果果的状况,提前下了班,买了两桶牛奶和米粉。还没进门就听见果果在哼哼唧唧,我一进屋便大哭,无尽委屈的样子。他爷爷说,一整天一粒饭都没吃,泡了牛奶吃了两口还在桌上,量了体温又有点高烧。我说那爸你先带上钱,马上带他去医院,他说没去取,手上没钱。呵呵,他们家的每一个人从内心巴望着我负担儿子,从儿子出生到现在我也确实责无旁贷地在做,到现在他们习惯到理所当然。对老人,我无从抱怨,对孩子的爸,我只想说,你活着有何意义?

    果仔一到我身上就双手环着我,无尽话说又无从表达,欲哭欲止。问他爷爷,桌上的牛奶是中午泡的,我倒掉泡了新的。拧着奶瓶抱着果仔直奔诊所,他爷爷随后。之前我说量体温打针喂药对我家果仔而言真是困难极了,他爷爷总是不信,说多哄哄抱紧就是。这次不但是他爷爷连医生护士都怕了,说除非送到医院注射安眠药后再吊水,否则,无能为力。无论怎么哄,连量体温都没法进行下去,打好针也因为果仔蛮力挣扎而走针,手肿得像个面包。我见不得孩子扎针,每扎针时都是他爷爷抱着,我转过身去,果仔从脱离我怀抱那下起便声嘶力竭地喊妈妈,我无声泪流。 他奶奶的,谁能告诉我,谁家的孩子有这么蛮????我要疯了。中间有个小女生一直望着果仔,果仔便跳起打人家,只要一看他,他就要打。我......

     

    好吧,遇上这么个小爷,我是受磨的命。吃了退烧花,打了清热解毒的屁股针,抱回家用土法子。老瓦片烧红,老酒烫熏。因了这看病吃药打针,果仔反正是粘我更重,我得分分秒秒在他视线范围内。

  • 孩子的敏觉度远远超乎大人的认知。果仔不肯吃药,我把药泡在水里,他上过当后便学会了通过辩识水的颜色,拒绝喝有色饮料,即使你骗他是茶,但是在唇沾杯的那一刹,会闻到某些味道,他果断推开。强硬的喂药自然是一心为宝宝好,但他不理解,便会抗争,恐慌或绝望。那么用力的身体抗拒和嚎哭,我难过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抱着他,一刻一光年。

     

    我抱着果仔吃饭泡牛奶,带着果仔洗澡,总之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我抱着他做一切琐事,尽量避免他哭闹,一哭就会出汗浸到水泡,加之进食少会因哭闹而乏力虚弱。而果仔因为身体和内心的种种不适,频频用哭来表达他的不满,我的身体和世界也因此变得疲惫不堪。用各种玩具转移果仔的注意力,他会欣喜地玩一小会,但不到一分钟必定警觉地看我是否在身边。没多久就会拉着我上床,他像个小大人一样把门关好,爬上床偎在我身边,这个时候,我能感觉他的安心和愉悦。唉,我的孩子,我累到掩面哭泣,眼泪从指缝里滑出,果仔觉察到我在难过哭泣,用力瓣我手指着急地哭,还能怎样,我只能做个积极快乐的妈妈!

     

    整个晚上睡得不安稳,起夜喂水牛奶,他躺在我的臂湾,我环着他,他有时候眨巴着眼,睫毛扫过我的脸,说出我听不懂的字节。我们娘俩就这样睡睡醒醒到天亮。

  • 昨天早上一醒来,果仔右眉和鼻梁处的红色水泡惊心夺目,我瞬间清醒,心急如撩地检查了后背,稀稀索索的一片让我顾不得吃早餐,简单梳洗直奔医院。我的果仔该有多难受呢,额头发烫,伴着高烧。确诊是水痘后方知高烧也是并发症,只要退好烧便无碍。出水痘是孩子的必经过程,医生让我无须惊慌,只需照看好七到十天便退了。我悬着的心总算着陆。打了支解毒针,开了一系列药回家。

    下午妈妈带着城城过来帮忙照看果仔。果仔因为量体温打针吃药受了惊吓,加之本身各种难过,内心委屈又孱弱,只想粘着我,每一秒,稍离我远点便哭闹不止。胃口变得很差,每餐只吃一点点,全靠泡牛奶补充养分,只短短一天好像瘦弱了许多,心疼得我落下泪来。喂了两次布洛芬,晚上仍高烧不退,我和妈妈又抱到就近的医院量了体温打了退烧针。到今早起来,脸上身上又发了很多,像个可怜的小刺猬,除了我谁也不能碰。孩子,妈妈不能替你受,只能强迫自己多吃点,保持精力和健康,这样才能更好的照顾你。你让妈妈变得勇敢刚强,妈妈爱你。

    白天的火车站十分荒凉,到了晚上热闹如临街广场。果仔很喜欢,我便爱乌及屋。平时果仔像只脱僵小马驹,不停地欢腾地奔跑,我每靠近他都会跑得更远,或是逗趣我或是告诉我还未尽兴,我只能跟着他转呀转,一个晚上看他如历经了就高强度的劳作,累到只想好好睡觉。但今晚,果仔只是缠着我,缠着我。烟花放了将近四十分针,混杂着广场舞音乐,果仔像小狗一样抱着我小腿,仰视着绚烂多姿的光芒。我突然什么都听不见,只能感觉果仔的小手和拂面的凉风,在孩子的一维世界,我是他的全部,在我内心深处,他亦是我最重要的一部分。我希翼的原来这样少,唯愿身边至亲至爱健康平安,无病无灾。

     

     

     

     

  • 2013-09-08毒药。 - [时光漫步]

    转眼到了秋天,时光快得令人措手不及,来不及感慨,也不及缅怀。我甚至有点孤僻地呆着,默收女人的问候,我也挺想你。此时此刻,正听着苏打绿的《我好想你》,真的很应景。心底的伤,无人分享,其实谁都一样。

     

    拒绝对话可能是因为自己很清醒,但被人剖析却很残酷。我什么都懂,也有可能是自己想得太多,也许一切静好,只是我的多虑。和他走到今天,我一点也不惊讶,只因为,他细细碎碎的好就是毒药,就算我不上瘾,也轻易放不开。

  • 2012-12-17莫名。 - [时光漫步]

    人生不允许彩排,所以错了就是不可抹灭的错了。

    对待生活和感情,我带有太多感性的认知,很多时候觉得只适合一个人过。我希望他能让我仰视着去爱,可是亲爱的,你呢?我也不够好。我们这样真心过不好。

    这辈子算是半废了,内心找不到美好的感觉。虽然过得如此辛苦,却又分不开。

  • 2012-12-09雨天 - [时光漫步]

    不确定睡了几个小时,口渴得无法安睡,迷迷糊糊地起床喝水,发现电视机仍然亮着,一看钟,凌晨五点,气不打一处来,觉也醒了。昨晚很生气,不让他和我睡一屋,他见我端真得厉害,便老老实实地呆在那边,硬生生地坐着,被子也不盖。无语。经常这样,不和好不罢休。我坚定想要散伙的心,被磨得七零八落。

    说了很多话,看着天色渐晓,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我如此清醒又如此疲惫。

  • 2012-12-08累了。 - [时光漫步]

    爱的时候,缺点都是可爱的。
    倦的时候,缺点把优点挤没了。

    不是我善变,是世事多变。在电话里咆哮着说分手,他也应了,大约一个小时,他来电话,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无语。并非把分手这个词当成家常便饭,我不是那么锈钝的女人,实在是难以忍受。我是无法压抑情绪的人,尤其是在亲密的人面前。好窒息!见面仍然吵了,奶奶的,你觉得我们还有继续下去的意义吗?有吗有吗有吗?

    吵了阵,真的很饿,中午去fashing时忘吃饭了。什么招数都使上了,什么丧德的话都说了,真累了。欲哭无泪。我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你去煮了饭,然后作菜,跑来问我吃什么菜,也不指望我打下手。貌似安好,战争没有留下硝烟,然心已数疮。

  • 2012-12-07心若浮云 - [时光漫步]

    回家两天了。昨天他说,是不是你回家我不打电话给你你就不会打电话给我,我说,回家就是想要安静。

    很容易便会觉得不值或是想要放弃,不管曾多么努力地想要温柔待你,同时也替你委屈。为什么会这样?你懂。我总是在迷茫中接受命运的安排,其实就是软弱。

    前中午肆哥很突然地到家吃晚饭,带了情人某女。几年过去仍然勾搭在一起。妈的,一看就没好心情,嫂子大方贤惠,那死某女不知廉耻,男的也贱,不懂珍惜。抱什么抱,我真想抽你们。华还不是经常打掩护,至少绝对的知情不报,即便是嫂子问起,他也是百分百扡睁眼说瞎话。贱男,让女人拿什么来信任你?

    你们这样潜规则,很好。你就别想得到我的百分百。对你,我也没那么高期望值。
    奔着相爱的目的在一起,本着凑合过日子的心,别再问我爱不爱你。

  • 2012-11-25已是冬天 - [时光漫步]

    回到这里,已是冬天。

    现在己经能穿着家居服踩着布鞋逛大街,是不是好不精致的,呵呵。很久没写了,脑子乱哄哄的。暂时的,是个没有梦想的女人。也许永远是。

    兰兰应该就此尖埃落定,且不谈爱情与幸福,过于抽象与贪婪,唯愿心安。

    回家后一直没联系过宝,她找过我很多次也没回应,昨天在老车站偶遇了。唉,我的心里有点堵塞。只有我们懂吧。

  • 2012-04-11四月。 - [时光漫步]

    小姨五十岁生日。癫子忙前忙后,这段跨年龄的感情终于让身边的人接受并习惯。其实,不管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只要在一起的那两个人心里满足就好。世俗的条条框框在幸福面前算什么?凤也回来了,很清淡很清淡的一个回应,算是认识吧。有时候会想想小时候是怎么的相亲相爱,保护她心疼她,只是,在如今的疏离面前也变得云淡风清了。

     

    皓轩啊,我真的忍啊,整天逛街都不肯下地走的,我的一双手臂酸到家了。

     

    华说梦见战争爆发了,他带着我逃跑,结果把我弄丢了,他返回找,别人劝说他逃命,他不管不理的拼命找我,结果怎么也找不到,哭醒来了。

  • 2012-04-02 - [时光漫步]

    阳光终于明媚起来。

     

    三月末和兰兰骚骚到五锋铺的高霞山烧香。在我的记忆里应该有烧过香,和班上一群要好的同学,穿山越岭的游玩,和此时的心态完全不同。山很高,山路崎岖多折,车子一路颠得人心晃晃,从山脚起约莫开了一个小时没法再开上去,停在近庙两百米左右的一口古井边,然后步行上去。山顶果然别有洞天,很浓的香火味,据说此庙很灵,闻名前往的人络绎不绝。其实我不信这些,不过仍然满怀虔诚。三个人抽的签都不错,我的是上上签。因为这上上签,下山时无比愉悦和轻巧。呵呵。

     

    骚骚脸上的抓痕在阳光下特别明显,就像一场被围观的闹剧。这是他和老婆因为一个玩笑延升至打架的后果,她一定伤得更重,独自黯然疗伤。关我什么鸟事呢,我却不由然的心生芥蒂。即使她再错,他也不该如此。骚骚风趣精明,可内心却远不如外表那么豁达。我难过的是,男人和女人打架,女人一定是受伤重的那一个,而男人,仍然很愉快的和朋友烧着香,泡着吧,打着牌。

     

    说到泡吧。唉,唐唐居然也360度大变身,跟上了节拍玩起感情游戏来,之前还遮遮掩掩,上酒吧那次便相当于公开了。之前隐瞒是因为自己内心在挣扎,道德在煎熬,存有各种忌讳;现在公开,无非是挣扎煎熬成了习惯,忌讳也被习惯成了次要。现在看他,就像看另外一个人。

     

    心,真的可以变得如此之快?

  • 2012-02-21皓轩。 - [时光漫步]

    大年初二回来后第一次回家。想皓轩了。

     

    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奔轩轩,轩轩在妈妈身上睡觉呢。我不管不顾的抱过来,他睁开惺眼望着我,然后醒过来,很给面子的没再睡,并很快赖着我。真幸福啊。看着他企鹅一样慢跑,时光静止。

     

    轩轩,将来你长大了,姑姑告诉你听,带你逛超市的时候你多么顽皮,姑姑在选你喜欢吃的蜜桔,你己经在姑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拿了蜜桔在一旁自己剥皮吃,超市阿姨忍俊不禁:“这小孩手可真快!”。姑姑在收银台买单,你就把台上的糖果往姑姑包里揣。呵呵。你奶奶可连姑姑小时候居说漂亮无双的照片一张也没留,也很少很少跟姑姑唠叨姑姑小时候的趣事,我要你比姑姑幸福,呵呵。还有啊,你老喜欢翻姑姑包,翻的乱七八糟,每一次都要丢个小玩意儿,郁闷呢。

     

    第二天走的时候,怕你哭,偷偷溜,打电话回去,你居然生气不接,我忍,你才多大点屁孩,尿不湿还没撤,脾气倒大得出奇。搞得姑姑跟做错了事一样。等你再大点,许你做跟屁虫.

     

    轩轩,我爱你。呵呵。

     

     

     

  • 2012-02-16早上好! - [时光漫步]

    早安!嘿。

     

    不能每天都懒床,太任意了。起时很挣扎,起来了倒也清朗,空气冰凉但新鲜,早餐店里热气腾腾,新的一天开始鸟!丫的照片里,油菜花整片整片黄甸甸的,原来,春天早到田野里。很想,在有阳光和雨露的早上,跑到山上,感受自然的清新。不过,对于我这样的懒人,有点难度。呵呵。

     

    春天,花总是会开的。

  • 2012-02-14将醒欲睡 - [时光漫步]

    春天在哪里啊春天在哪里.......是因为对春暖花开充满了期待,这漫长的春寒才显得比冬天更难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