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实生物钟好早就醒,一直没力气起,望着窗帘在晨风中轻轻摇曳,果仔横睡着面向我无限稚美,突然想起有叫他爷爷过来接果仔,手机放在客厅充电设置无声,立马光脚奔向客厅,解锁一看,四个未接电话,正准备打电话,感受到肌肤的温热触感,回头一看,果仔笑咪咪的偎着我,同样光着脚。抱起果仔,那种来自血源的情感亲密到无以复加。总是这样,我只要一离床,果仔便会跟着醒。

    送果仔走的时候突然下起豆大的雨点,和往常一样哭的撕心裂肺,伸出无助的小手想要抓住我,一直扭头望我。你这样我很难过,孩子。因为哭得厉害阴囊会肿起来,更多的是害怕和担心。果仔只要和我在一起无论做什么都觉得很快乐,或许内心同样把我当成很有趣的玩伴。但他对外公外婆还是蛮亲昵的,不会那么患得患失,我在或短别都不会那么抵触。

    孩子他爸在给我电话时很少问起孩子,这点我刚开始特别生气,到后来觉得可有可无,他偶尔问及我还觉得别扭。远离幼儿的父亲,问及孩子就像问候普通朋友,这不是件很奇怪别扭的事么?他很高兴我前天晚上给了他电话,觉得这样足以。其实前天晚上我们在争吵,但他说他不记得了。这是个需要巨大勇气去一起生活的男人,我现在疲惫到没有力气给自己勇气。

     

  • 到今天,始料未及。

    华仍然未婚,应该连女友也没找。他的状况偶尔听他提及,也只是听说。那天抱着果仔碰到四哥,他讶异我抱的孩子,尔后送我和果仔去买冰箱的途中说了许多,大至表示理解,不论是对我还是对华。四哥是个谨言谨语的人,平时说话也算有份量.他对华的评价素来很高,也表示适当的机会会挺华一把。这样的相遇也算是一种释然吧。只是华的性格,那样隐忍又执拗,就像一道长长的干涸了的裂缝。

    承载原是一种负荷,我有时会被这种没有未来的关心压得透不过气来,可大部分时候某种关系明面上的终止并不代表掐断了内心的一切感情,那些年相互寄托的时光是最光鲜的青春,我们两小无猜般了解,欠缺的只是感情化学反应。一直以来,包括在一起时,华对我的关心都是清淡而绵长的,刚开始那样,很多年过去,还是那样,不增不减,以至于很多年过去,我有种从未热恋的缺失感。

    你以后不要再打我电话了,我那天这么说。如果你懂,但愿你懂。我很担心你,希望你内心放开这段感情,我想你该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这样你的心便有了真的归宿。

    我的婚姻就像一场闹剧。通常很少会去想及,我己经学会不去想及一切让自己不愉快的事。婚姻给了我唯一美好的东西便是果仔,于是我想,是我和果仔的母子缘分撮就了这段极不完美的婚姻。对女人而言,婚姻是保障,可对我而言远远不是,我开始朝着女汉子努力,满足自己和果仔,并开始有了远虑。

  • 半夜,凌晨三点左右,果仔又红火大烧,我惊得睡意全无,喂了药后又用高度酒手心脚心腋窝进行物理降温,果仔抗拒一切除环抱以外的碰触。一直没出汗,我不敢睡觉,端来凉水,用毛巾敷额头,可是只要毛巾一挨发肤,果仔就闹,我日啊,憋屈~~一万句草泥马略过~~~这是什么娃???果仔,你确定你是我儿子不是我的劫????好吧,我是你妈妈,你还幼小!一直拍到果仔熟睡,再用毛巾轻敷,连熟睡了都那么警觉,会用手推开,然后侧向另一边,好吧,那我敷大椎穴,同样可以很好的散热。直到四点多才降下温来,果仔开始冒大汗,浑身湿透,我总算心定。可~~~睡意全无。

    才接近五点,天色己破晓,透过厚厚的窗帘,朦朦胧胧。过度的透支和过度的清醒让我心生出悲哀来,想起那个台湾风水大师观我手相后说的话,如同魔咒时不时锥心。

    到了上班点,我抱着果果叫了句他爷爷,果仔便带哭腔打我。孩子的心思这样敏捷,我心疼到隐痛。泡了牛奶,我坐在沙发上,果仔坐在我腿上,他爷爷一从卧室走出来,果仔的身体立马更紧地贴向我,扬手作势要打他爷爷,然后跟我说,他想睡觉,到床上去。呵呵,己经会用小心计啦,我心欢喜!

    和每天一样,我去上班时他总是哭得很烈,今天不知怎么搞的,或许是因为身体的疲惫导致情感虚弱,眼泪不由控制。果仔,虽然真的很累,可是妈妈也愿意分秒和你在一起。

  • 2016-06-28心似火烧 - [时光漫步]

    当了妈妈才知道做妈妈如此不易。担心着果果的状况,提前下了班,买了两桶牛奶和米粉。还没进门就听见果果在哼哼唧唧,我一进屋便大哭,无尽委屈的样子。他爷爷说,一整天一粒饭都没吃,泡了牛奶吃了两口还在桌上,量了体温又有点高烧。我说那爸你先带上钱,马上带他去医院,他说没去取,手上没钱。呵呵,他们家的每一个人从内心巴望着我负担儿子,从儿子出生到现在我也确实责无旁贷地在做,到现在他们习惯到理所当然。对老人,我无从抱怨,对孩子的爸,我只想说,你活着有何意义?

    果仔一到我身上就双手环着我,无尽话说又无从表达,欲哭欲止。问他爷爷,桌上的牛奶是中午泡的,我倒掉泡了新的。拧着奶瓶抱着果仔直奔诊所,他爷爷随后。之前我说量体温打针喂药对我家果仔而言真是困难极了,他爷爷总是不信,说多哄哄抱紧就是。这次不但是他爷爷连医生护士都怕了,说除非送到医院注射安眠药后再吊水,否则,无能为力。无论怎么哄,连量体温都没法进行下去,打好针也因为果仔蛮力挣扎而走针,手肿得像个面包。我见不得孩子扎针,每扎针时都是他爷爷抱着,我转过身去,果仔从脱离我怀抱那下起便声嘶力竭地喊妈妈,我无声泪流。 他奶奶的,谁能告诉我,谁家的孩子有这么蛮????我要疯了。中间有个小女生一直望着果仔,果仔便跳起打人家,只要一看他,他就要打。我......

     

    好吧,遇上这么个小爷,我是受磨的命。吃了退烧花,打了清热解毒的屁股针,抱回家用土法子。老瓦片烧红,老酒烫熏。因了这看病吃药打针,果仔反正是粘我更重,我得分分秒秒在他视线范围内。

  • 孩子的敏觉度远远超乎大人的认知。果仔不肯吃药,我把药泡在水里,他上过当后便学会了通过辩识水的颜色,拒绝喝有色饮料,即使你骗他是茶,但是在唇沾杯的那一刹,会闻到某些味道,他果断推开。强硬的喂药自然是一心为宝宝好,但他不理解,便会抗争,恐慌或绝望。那么用力的身体抗拒和嚎哭,我难过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抱着他,一刻一光年。

     

    我抱着果仔吃饭泡牛奶,带着果仔洗澡,总之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我抱着他做一切琐事,尽量避免他哭闹,一哭就会出汗浸到水泡,加之进食少会因哭闹而乏力虚弱。而果仔因为身体和内心的种种不适,频频用哭来表达他的不满,我的身体和世界也因此变得疲惫不堪。用各种玩具转移果仔的注意力,他会欣喜地玩一小会,但不到一分钟必定警觉地看我是否在身边。没多久就会拉着我上床,他像个小大人一样把门关好,爬上床偎在我身边,这个时候,我能感觉他的安心和愉悦。唉,我的孩子,我累到掩面哭泣,眼泪从指缝里滑出,果仔觉察到我在难过哭泣,用力瓣我手指着急地哭,还能怎样,我只能做个积极快乐的妈妈!

     

    整个晚上睡得不安稳,起夜喂水牛奶,他躺在我的臂湾,我环着他,他有时候眨巴着眼,睫毛扫过我的脸,说出我听不懂的字节。我们娘俩就这样睡睡醒醒到天亮。

  • 2016-06-27粹粹语。 - [婆婆妈妈]

    果仔身上比昨天更严重了,背部的水泡破掉血红血红的,抱着他时,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背上的红肿。每喂药果仔都哭到嘴唇成灰,妈妈尝了其中一种水济药液,说这不该是幼儿吃的药,那么苦难怪果仔抗拒,便不让喂。金银花解毒颗粒放在水壶里偷喂掉。到了晚上,果仔把我拉进我们的卧室关上门还要打上反锁,不让妈妈进来,好像这样我便是他一个人的,内心安稳又愉快。然后和我平躺在枕头上,我侧对着他,他想睡的时候偶尔用手摸摸我的耳朵。我必须面向他,果仔只要清醒不能忍受我背对他,会哭闹和抓头发。我真的很累,若是没有果果在旁,该是轻易能无知觉地睡去。

     

    看着这个房间里的东西,每一样都是我亲手购置,小到一块洗碗巾,虽然还欠缺许多,内心也是饱满舒适的。我只想,有个地方,可以光脚和裸睡,可以躺着看电视不在乎姿势或老注意着别露出底裤来,可以一边敷面膜一边慢悠悠地做其他事不用担心雅观与否。从卧室睡到沙发,开着电视玩手机,阳光和喧嚣在窗帘外,我和身体在房间里。

     

    果仔快快好起来,这是你能给妈妈的爱。

  • 昨天早上一醒来,果仔右眉和鼻梁处的红色水泡惊心夺目,我瞬间清醒,心急如撩地检查了后背,稀稀索索的一片让我顾不得吃早餐,简单梳洗直奔医院。我的果仔该有多难受呢,额头发烫,伴着高烧。确诊是水痘后方知高烧也是并发症,只要退好烧便无碍。出水痘是孩子的必经过程,医生让我无须惊慌,只需照看好七到十天便退了。我悬着的心总算着陆。打了支解毒针,开了一系列药回家。

    下午妈妈带着城城过来帮忙照看果仔。果仔因为量体温打针吃药受了惊吓,加之本身各种难过,内心委屈又孱弱,只想粘着我,每一秒,稍离我远点便哭闹不止。胃口变得很差,每餐只吃一点点,全靠泡牛奶补充养分,只短短一天好像瘦弱了许多,心疼得我落下泪来。喂了两次布洛芬,晚上仍高烧不退,我和妈妈又抱到就近的医院量了体温打了退烧针。到今早起来,脸上身上又发了很多,像个可怜的小刺猬,除了我谁也不能碰。孩子,妈妈不能替你受,只能强迫自己多吃点,保持精力和健康,这样才能更好的照顾你。你让妈妈变得勇敢刚强,妈妈爱你。

    白天的火车站十分荒凉,到了晚上热闹如临街广场。果仔很喜欢,我便爱乌及屋。平时果仔像只脱僵小马驹,不停地欢腾地奔跑,我每靠近他都会跑得更远,或是逗趣我或是告诉我还未尽兴,我只能跟着他转呀转,一个晚上看他如历经了就高强度的劳作,累到只想好好睡觉。但今晚,果仔只是缠着我,缠着我。烟花放了将近四十分针,混杂着广场舞音乐,果仔像小狗一样抱着我小腿,仰视着绚烂多姿的光芒。我突然什么都听不见,只能感觉果仔的小手和拂面的凉风,在孩子的一维世界,我是他的全部,在我内心深处,他亦是我最重要的一部分。我希翼的原来这样少,唯愿身边至亲至爱健康平安,无病无灾。

     

     

     

     

  • 2016-06-24久违了。 - [婆婆妈妈]

    想起,翻开来,最后一次的记录是2013年9月18日,至今不满三年,生活却如此巨变,很是嘘唏。我一直想要把这种习惯保持一辈子,那么,从今日起,我会像过去一样,作好心路记载。或者说,和自己对话。

     

    即刻感,泪湿眼帘,想要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失语,不知从何说起。

  • 2013-09-18惊诧 - [小城故事]

    因为皮肤过敏,晚上不能安睡,这些日子总觉得特别疲惫,连眼睛都酸涩难耐。

     

    那天下午,买了药,连饭也顾不上吃,邀了的士就往小姨家奔,再不洗澡擦药,姐真的崩溃。洗刷完后下楼吃饭,碰见闲逛的癫子,很难得,他陪我吃了晚餐,我陪他买了衬衣。那天,破例地小姨回家很晚,我玩游戏,癫子在一旁说他的姨婆婆,说着说着,居然哭了,就像孩子那样毫无顾忌。我真手足无措了,这~~~什么跟什么~~~~~

     

    慢慢的,才知道,姨婆婆是他奶奶的至交,是个老师,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奶奶己去世十七年,从小到大,姨婆婆都当他亲孙子一样疼,不论在外面遇到什么挫折,他都会到姨婆婆那儿坐坐,她总能安慰并指引他,这种因为宠溺和理解所产生的情感,甚至连妈妈都比不上,因为他妈妈是个勤劳的女人,仅仅是在生活上把他照顾得很好。他说姨婆婆死在她老公死后的一个多月,之所以走得这么快,是因为她亲眼目睹了他的火化。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也料想不到一个大男人的感情和眼泪竟然这样脆弱,当然,如此真性情却令人感动。想到爷爷过世,一阵伤感。

  • 2013-09-08毒药。 - [时光漫步]

    转眼到了秋天,时光快得令人措手不及,来不及感慨,也不及缅怀。我甚至有点孤僻地呆着,默收女人的问候,我也挺想你。此时此刻,正听着苏打绿的《我好想你》,真的很应景。心底的伤,无人分享,其实谁都一样。

     

    拒绝对话可能是因为自己很清醒,但被人剖析却很残酷。我什么都懂,也有可能是自己想得太多,也许一切静好,只是我的多虑。和他走到今天,我一点也不惊讶,只因为,他细细碎碎的好就是毒药,就算我不上瘾,也轻易放不开。

  • 冻坏肚子了,唉,晚上习惯性踢被子。话说只要天气一转冷,我就喜欢懒床,留恋被里的温暖。就像,留恋美好时光。

     

    咪是个狂大自恋的人,这么多年,总会因为我的冷漠,或许在他感觉里还有丝嘲弄,然后将我拉入黑名单。又会沉寂一段再以各种理由请求添加。不记得重复了多少次。而我,也总是在视若未闻后,或许是出于怜悯,或许是怨恨加玩味,轻点通过。感情,说到底就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和平未必美满,结束也未必就是结局。仅管我曾经受过伤,但我彻底放下了,他却七八年过后,仍心存执念,只怕这执念不仅是遗憾,还是种习惯。

     

    何必在乎我过得好不好,那都已与你无。若存心,不如偿还。我已经不是甜言蜜语可轻昜蛊惑的那个我。即便是你存了真心,我也会当作虚情假意,我不会被你感动,也不会对你心软。但我相信,时间洗礼了你,你一定比过去沉着和懂得思考。所以,在我那么直白地说完,你没有愤怒和辩驳,只是跟我说谢谢。再一次被拉黑,我突然觉得很惬意。你终究比我懦弱。

  • 昨晚说某人,不将情绪寄托于文字也是种成长,突然想起这被遗忘的角落。

     

    在干涸了几乎整个夏天后,秋至便雨潺潺,天色灰暗,但空气湿润干净。我难过的是,时间过得这样快,我仍停滞不前。奇怪的是,我居然像个小女生般对感情蒙生出异想和冲动。这样不成器的我,真让人失望。

     

    唉,没什么值得记录。除了轩轩的成长。总想帮轩轩做份成长记念册,等将来送给他作成年礼,却身心疲惫的没有动。轩宝越大越好动,除了睡觉和看熊出没的时间,总在闹腾。机灵但缺乏记性。估计是个晚熟的孩子。

  • 2012-12-17莫名。 - [时光漫步]

    人生不允许彩排,所以错了就是不可抹灭的错了。

    对待生活和感情,我带有太多感性的认知,很多时候觉得只适合一个人过。我希望他能让我仰视着去爱,可是亲爱的,你呢?我也不够好。我们这样真心过不好。

    这辈子算是半废了,内心找不到美好的感觉。虽然过得如此辛苦,却又分不开。

  • 2012-12-11这两天。

    昨天起床后去了驾校,那条路从未走过。沿着四十五度斜坡一直往上爬,踩着高跟鞋,没走多久就喘不过气来,平时运动太少,体质脆弱。越往上走空气越是清新湿润,鸟儿成群欢快地跳跃鸣叫,亲近大自然如此舒畅美好。想起小时候的自己,就如这山间小鸟。

    今天蜗居整天。

  • 2012-12-09阴雨连绵 - [婆婆妈妈]

    讨厌冬天,尤其是下着雨的冬天。

    玩了一下午的英雄杀,头昏老胀。晚上在二舅家吃饭。很喜欢二舅和二舅妈,没事一起瞎唠叨,二舅不经意的灰谐总能让我心情愉快,饭后三个人围坐在烤箱旁看综艺节目。八点左右,到同学们喝茶扯淡根据地下了两局象棋,虎哥棋艺着实不错,估计和二舅有得一拼。

    他电话不断。挺闹心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仅仅是喜欢简单又有点小新鲜的生活,可和他在一起就是感觉不到,并且脾气越来越坏。怎么走都不对。